前沿科技

Science:又发现两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

这不是新冠的变异株,是两个新的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撰文|姜飞熊当全世界都在集中注意力对付COVID-19的时候,冠状病毒家族在继续忙活。最近,Science和Nature都拉响了新的警报——在COVID-19之外,冠状病毒家族冒出了两种全新的可以感染人类的新病毒。Science的报导,电镜图片为分离自马来西亚一名儿童……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Science:又发现两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这不是新冠的变异株,是两个新的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

撰文 | 姜飞熊

当全世界都在集中注意力对付COVID-19的时候,冠状病毒家族在继续忙活。最近,Science和Nature都拉响了新的警报——在COVID-19之外,冠状病毒家族冒出了两种全新的可以感染人类的新病毒。

Science:又发现两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

Science的报导,电镜图片为分离自马来西亚一名儿童的新的冠状病毒

自然界中冠状病毒种类非常多,过去确认可以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包括SARS、MERS和新冠在内,总共只有7种。

最近,一次发现两种,引发了相当高的关注度。第一种,被发现于马来西亚肺炎患儿体内,第二种,则分离自海地的急性不明原因发热患儿。

新冠病毒被分为四类,Alphacoronavirus、Betacoronavirus、Deltacoronavirus和Gammacoronavirus,发现于马来西亚的这种属于第一类,Alpha冠状病毒,分离自海地儿童的则属于Delta类——过去认为只会感染鸟类的一个分类。

目前,在人类当中最出名的SARS-CoV-1、SARS-CoV-2和MERS-CoV这三者都属于Beta类。

马来西亚的冠状病毒为4合1“怪物”

马来西亚的新的冠状病毒发现于马来西亚的住院肺炎儿童患者——

Science:又发现两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

8名患者年龄小于5岁,其中4名为婴儿。平时居住在马来西亚Sarawak农村的长屋当中,研究者判断由于当地农村人畜混居,可能造成了这种冠状病毒由动物感染人类。

Science:又发现两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

但是确切的传染路径是不明确的,因为这种冠状病毒是一种四合一的嵌合体,它融合了来自犬、猫和猪三种动物源性的病毒,并分别来自四种不同的毒株。这也是其他的病毒研究者所关注的问题,因为一般情况下,嵌合体由于自身的结构问题,往往缺乏感染人类的能力,而这个新的嵌合体却具备感染人类的能力。

德州农工大学的病毒学家Benjamin Neuman认为这个嵌合体冠状病毒是一个“怪物”,并指出,这绝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这样的“怪物”形成,是冠状病毒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反复的、长期的相互结合导致的,而我们只在偶然观察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了它。

实际上,当地医院收治肺炎并不会专门检测动物源性的冠状病毒,因此一开始这些患者并未被发现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直到研究人员进行了科研性的探究。论文作者也指出,这种感染人的能力并不是短时间内产生的,是冠状病毒长期动态变化,不断发生结合和变异,逐渐演化出来的,因此他希望全球能加强对冠状病毒的动态监测。

这种病毒在论文中命名为 CCoV-HuPn-2018,目前未发现人传人的证据,且肺炎患儿最后都康复了。Science指出,Alpha病毒毒力不强,因此容易感染婴幼儿,成年人则很少会因感染Alpha病毒而住院。但是,依然有病毒学家提醒,由于冠状病毒可能在宿主体内不断变异,要警惕这种新发现嵌合体进化出人传人能力的风险。

海地的冠状病毒难以监测

另一种新发现的感染人的冠状病毒也是从儿童身上分离——

Science:又发现两种可感染人的冠状病毒

但是研究者并不能确定它主要感染儿童。由于这种冠状病毒属于Delta分类,过去长期以来认为Delta分类的冠状病毒只感染鸟类,因此不太受临床感染病学重视。

2012年,这种病毒首次在香港上报发现它从鸟类身上转跳到了猪身上。这种病毒可在猪群中快速传播,造成腹泻,可造成幼猪死亡。海地于1980年代因为猪流感而消灭了本地猪群,其后又从美国和加拿大等国引进新的猪种。

这次发现病毒,是由于研究者在海地当地参加的一个公益项目包含在当地学校开展免费医疗服务。在2012-2020期间,他们接收的儿童患者中,发生腹泻、呼吸道感染并伴随无特定原因高热者频率较高。

2014年5月开始,他们开始保留发生无特定原因高热的患儿的组织样本,在这批样本中,他们筛查出3名儿童感染了上述本身应该只在鸟类和猪身上传播的Delta病毒,Hu-PDCoV。这三名儿童,其中两名居住在靠近城市的乡村,一名居住在距离城市较远的山区,研究者调查称,从居住环境看,三名儿童都难以接触到猪,因此无法确认病毒是由什么样的宿主传播给他们的,也无法确认是否是人传人导致。

在对病毒进行基因比对的过程中,他们又发现,三人感染的病毒毒株分别来自不同地区的猪,有来自中国天津的,也有来自美国阿肯色州的,并且可能分别独立传播至海地并感染患者。研究者因此认为,这种病毒在动物当中传播速度非常快。

三名儿童除了出现发热,也出现了咳嗽,但没有上报腹泻,只记录了腹痛症状。研究者估计,这种病毒同样也毒力不强,但是无法确定它在海地的流行程度。在当下的新冠疫情中,海地的新冠感染率很高,但上报的重症病例数较低。研究者推测,可能是由于海地前期流行过Hu-PDCoV这类冠状病毒,当地人对冠状病毒产生了免疫力,因此减少了重症发生,但是海地人口结构年轻,也可能是重症患者上报少的原因。

这篇论文本身认为Hu-PDCoV暂时还不能对人类健康造成重大威胁,但俄亥俄州立大学的冠状病毒专家,也是当年从猪身上分离出这种Delta冠状病毒的Linda Saif指出,进一步到海地当地去测试成人和儿童的抗体很有必要,如果能证实这种病毒确实能够感染人,可将其视为一种能够引发大流行的威胁。

针对这两个新发现,Science指出,对比冠状病毒的跨物种属性以及它在物种间不同的感染能力,人类对冠状病毒的关注和研究是非常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