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

一双鞋被炒贵30倍,炒鞋到底是谁的资本游戏?

炒鞋又火了。这一次,被炒的是国产鞋。一双参考价为1499元的李宁球鞋,售价居然高达48889元,涨幅31倍!而且,很多被炒至高价的鞋子有价无市,想花钱都不一定买到。如此疯狂的鞋市,到底是如何炒起来的?炒鞋是怎么火起来的?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如今,炒鞋被不少年轻人视为一夜暴富的捷径。确实,“炒鞋圈”里不乏……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一双鞋被炒贵30倍,炒鞋到底是谁的资本游戏?,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一双鞋被炒贵30倍,炒鞋到底是谁的资本游戏?

炒鞋又火了。

这一次,被炒的是国产鞋。一双参考价为1499元的李宁球鞋,售价居然高达48889元,涨幅31倍!而且,很多被炒至高价的鞋子有价无市,想花钱都不一定买到。

如此疯狂的鞋市,到底是如何炒起来的?

炒鞋是怎么火起来的?

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如今,炒鞋被不少年轻人视为一夜暴富的捷径。

确实,“炒鞋圈”里不乏各种财富神话,比如21岁的华裔年轻人Allen Kuo,就靠炒鞋实现了年入百万。还有人表示,前几年在股市被割的肉,靠卖几双鞋就能挣回来。

炒鞋风气的兴起可以追溯到2015年前后。随着时尚联名款的兴起,以及对明星的追捧,球鞋在年轻人群体中成为了身份地位的象征。

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纷纷祭出限量版、抽签摇号等招数,将饥饿营销玩得飞起。

2017年,耐克旗下AJ和时尚品牌OFF-WHITE发布联名款球鞋,售价1499元。两年时间,这款鞋就被爆炒到70000元,上涨46倍,暴利程度令人咋舌。

2019年3月, AJ限量发售了一款樱花粉球鞋,定价1399元,需线上摇号购买,一共有30万人参与!而中签者少之又少。

尽管这些限量、联名款比普通球鞋要贵上几倍、甚至几十倍,但只要数量足够稀少,就能成功勾起年轻人的收藏欲望和购买欲望。

美国知名说唱歌手侃爷一手打造了 Yeezy帝国,不少国内外明星都公开秀过自己的椰子鞋,椰子鞋由此成为时尚潮人的标配,新款发售经常引发哄抢。侃爷凭此一年就大赚10 亿美元。

货以稀为贵,球鞋的价格就这样越炒越高,鞋子一面墙,堪比一套房。

而这次炒鞋潮的背景有些特殊:因一些跨国企业恶意抵制新疆棉花,国内消费者转而选择支持国产品牌。

原是一腔爱国情,却被一些炒鞋客视为商机,试图在得物等网络交易平台上提价来大赚一笔,因此炒鞋的主角变成了李宁、安踏等国牌。

对此,今日,得物APP发布《关于大家关注的近期个别鞋款价格波动的情况说明》,表示对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23款球鞋已进行下架处理,一旦发现恶意操纵价格的卖家,将进行包括下架商品、封号等在内的严肃处理。

炒鞋产业链,谁是受益者?

如果说限量、联名、摇号这些都算是企业正常的市场营销手段,那么将炒鞋进一步推向深渊、一手打造出“投机游戏”的,是中间商们。

只要有名牌的新款球鞋发售,就有“黄牛”们混迹于各大门店门口,不惜彻夜排队,将新款抢购一空,然后再至少加价30%以上,转卖到市场上。

一双鞋被炒贵30倍,炒鞋到底是谁的资本游戏?

不少年轻人会去挣这份快钱,奋战一夜赚上几千,但他们也只能算是“散户”。炒鞋产业链上有一群专业的团队“坐庄”。

他们财大气粗,会雇几百人排队,专门瞄准限量款的黄金鞋码和热门配色进行批量扫货。消费者从商家正常渠道买不到,自然就有求于他们。而这些庄家手握大量球鞋,可以随心所欲地拉高行情,稳赚不赔。

据第一财经报道,2018年11月,AJ一款联名款球鞋发售,一个东北庄家专程飞到昆明“作战”,雇了50人,每人200元,排队24小时。发售结束后,昆明仅有的26双限量鞋,他一人拿下21双。之后,这款鞋从发售价的1299元炒到了5600元。

刨去雇佣费、飞机票等,这位庄家一天就大赚了7万元。如此暴利,门槛又低,怎会少得了逐利之人?

一位庄家曾向媒体表示,自己手下有近30个代理商,每个代理商一个月平均能挣1.3-1.6万,如果赌对了鞋款,一月几十万也不是梦。

炒鞋圈流行一句话——现金为王。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实现一定程度的垄断,坐庄者就可以操纵这个市场,轻松坐收高利。

随着互联网兴起,一些网络转卖平台诞生,为疯狂的鞋市再添了一把火,它们自然能从中分得一杯羹。

互联网球鞋转卖平台为二级市场创造了交易便利。随着供需两端热情不减,自然也为平台带来了不小的流量和飞涨的成交额,从而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其实,前文下架高价球鞋的得物APP也是这个产业链中的获益者。得物的前身是毒APP,以鉴定球鞋真伪著称。2015年由虎扑内部孵化。据媒体报道,自从2017年向球鞋交易平台转型后,得物每月GMV成交总额已接近2亿元,更在一年内创下20亿~30亿元的成绩。尽管2020年初改名后,得物APP表示从鞋类要转型发力潮流全品类,但目前依然是国内潮鞋最大的交易平台。

除此之外,还有一轮收割来自假鞋商。暴利驱动之下,不可避免地催生了假货行业,“鞋都”莆田早已臭名昭著。

据了解,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300-500亿美元。毋庸置疑,这是一个空间巨大且利润丰厚的市场。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炒鞋”风潮不会绝迹。作为消费者,需要清楚,这本质上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

庄家暗箱操作,泡沫太大。没有风险把控能力的人,轻易入场,当泡沫破灭,只会因不理性投资而落得“鞋财两空”的局面。

从源头的品牌商,到中间的鞋贩子,再到转卖交易平台,再到假货商,每个人都为赚钱而来,而真正买单、被割韭菜的,永远都是对鞋真正喜爱的普通消费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