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1912年,业余考古学家查尔斯·道森将自己在苏塞克斯当地一个小镇上发现的一些样本带给了伦敦自然史博物馆馆长亚瑟·伍德沃德。样本中包含了一块史前人类头骨的碎片,以及一些加工过的动物骨工具。之后不久,伍德沃德就和道森一起去了发现这块碎片的沙石坑,并挖出了更多头骨碎片。这个的头骨之后被认定是一种早期人类,以其发现者的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1912年,业余考古学家查尔斯·道森将自己在苏塞克斯当地一个小镇上发现的一些样本带给了伦敦自然史博物馆馆长亚瑟·伍德沃德。样本中包含了一块史前人类头骨的碎片,以及一些加工过的动物骨工具。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之后不久,伍德沃德就和道森一起去了发现这块碎片的沙石坑,并挖出了更多头骨碎片。这个的头骨之后被认定是一种早期人类,以其发现者的名字命名为“道氏曙人”,并在科学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道印记。伍德沃德复原的道氏曙人在伦敦自然史博物馆中保存至今。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欧洲人的祖先?

道森虽说不是专业的考古学家,不过他在这一领域可不是泛泛之辈。他的考古直觉相当厉害,此前的发现包括了一种新的恐龙道氏禽龙、一种新的哺乳类道氏斜沟齿兽,还在奇切斯特附近的一个燧石矿中发现了包括罗马时代的铁质小雕像和新石器时代的石斧在内的一系列古物。这些发现让他得以成为伦敦地质学会和伦敦古物家协会的会员,当地新闻甚至赞誉他为“苏塞克斯的魔术师”。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伍德沃德将头骨重建后发现,这具头骨的很多特征和现代人非常相似,而头骨的臼齿接近于黑猩猩。当时正值进化论逐渐被人们所接受的时期,因此这个介于两者之间的头骨被认定为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缺失的一环。在那之前发现的其他早期人类头骨——包括尼安德特人、爪哇人和海德堡人——的头部特征各有不同,而道氏曙人的颅骨特征更接近于现代人类。当时的科学家由此推断,早期人类是在多个地区独立进化的,而道氏曙人或许就是欧洲这一片地区的现代人类的祖先。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当然了,也有人怀疑过道氏曙人的真实性。不过,古生物学经常需要在证据不够完备的情况下进行研究,道氏曙人化石作为孤证被人怀疑也实属正常。幸运的是,1915年道森说自己又发现了第二个道氏曙人头骨。由于道森本人于1916年去世,因此这第二具头骨直到1917年才公开,相关的挖掘记录也不算完备。它的公开打消了很多对道氏曙人的怀疑。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人们又在各地发现了更多的早期人类骨骼,包括了北京猿人和南方古猿。这些新发现的早期人类和道氏曙人的演化形态相差甚大。主流观点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人类多点独立演化的理论。1938年,在最早发现道氏曙人的地方立了一座小碑,以纪念这一重大发现。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好了,故事的上半部分就讲到这里。大家可以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想象一下,道氏曙人在科学史上会有什么样的重要地位。

科学史上的著名骗局

事实上,我在写上面这一半文章的时候,故意没提道氏曙人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之所以这样写,是希望各位读者能够更为设身处地地体验一下当时人们对这具头骨的看法。最早发现道氏曙人的那个小镇叫皮尔当,而“皮尔当人”是科学史上非常著名的一场骗局。它对进化论甚至整个科学界的公信力影响极为恶劣。反进化论者用皮尔当人作为重要证据,指责进化论整个学科都居心不良,伪造化石当证据。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1953年,大英博物馆和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重新思考了皮尔当人的可疑之处。当时已经有了更为先进的测年技术,因此研究人员们使用了氟吸收测年法重新测量了皮尔当人的年代。埋在地下的骨头会缓慢吸收地下水中所含的氟,通过测量氟的含量即可判断骨头的相对年份。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结果发现,整个头骨是由三部分组成的赝品,用铁锈和铬酸做了旧。颅骨的部分是中世纪的一个人类颅骨,下颚骨来自于一只红毛猩猩,牙齿则是黑猩猩的牙齿,并且还被锉过。既然是赝品,它的种种不自然之处自然都迎刃而解。2010年,对道森藏品的系统性分析表明,他其实是一个制假惯犯。包括前文中提到的道氏斜沟齿兽和罗马时期小雕像在内,至少有38件都是他制造出来的赝品。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在皮尔当人骗局尘埃落定的现在,很容易让人们马后炮式地指责当时的科学家为什么无视质疑的声音,连这么明显的赝品都没能发现。例如,一种说法认为,当时的科学家受到了种族主义的影响,认为一个起源于英国的人类祖先可以证明欧洲人的人种优越性,因此给皮尔当人的可疑之处开了绿灯。

我无法判断这种诛心的说法是真是假,但当我查阅这段历史的时候,感觉当时的科学家或许确实无法判断其真伪——他们既没有很多其他早期人类化石作为比较,也没有测年法。在新的技术和证据出现之前,他们只能凭借现有的证据做出判断。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也很难判断出这场争论和现在一些“有争议的”科学理论有什么区别。但我也并不希望读者在读了这篇文章之后对上述的这些科学理论产生不必要的怀疑。如果真要为这篇文章立一个中心思想的话,我衷心希望不再有人造假或是写一些误导性的言论,无论是为名,为利,还是为了看笑话。科学家和普通民众已经需要花很大功夫研究真实的证据了,不要让他们再花精力去识别这些恶意的产物了。

文章发了,碑也立了,才发现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骗局

至于造假者,我敬祝他们不会像道森那样,在有机会身败名裂之前得享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