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

“相互宝”的前途是否需要担心

木木“相互宝”作为一个大病互助计划,自2018年10月16日在支付宝App上线至今,已经帮助了54291人。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不幸罹患重大疾病的5万多人,分别得到10万元或者30万元的互助金。虽然未必能完全覆盖大病对患者及其家庭造成的痛苦和风险,但互助金发挥的缓解作用以及雪中送炭的互助关爱精神,无论对患者还是对社会,……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相互宝”的前途是否需要担心,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木木

“相互宝”作为一个大病互助计划,自2018年10月16日在支付宝App上线至今,已经帮助了54291人。

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不幸罹患重大疾病的5万多人,分别得到10万元或者30万元的互助金。虽然未必能完全覆盖大病对患者及其家庭造成的痛苦和风险,但互助金发挥的缓解作用以及雪中送炭的互助关爱精神,无论对患者还是对社会,无疑具有积极意义。站在全局性的视角观察,正是因为具有这样的作用,“相互宝”的生存基础和发展空间,也就得到了根本性的保证。人们对此要有足够的信心。

“相互宝”两年来的实践,也证明人们对它的信心还是具有很高成色的。从参加互助的人数看,2019年1月份有超过721万人参加互助,到了10月份,人数已经超过8968万,到2020年1月份,参加互助者增加到9794万人,截至目前参加互助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077亿。

参加互助计划人数的持续增加,比较有力地定义了“相互宝”的存在和发展趋势。有了这样的定义,再单纯计较2020年10月份比9月份的参加互助人数少了80多万,进而由这一个月的数字变化生发出一些很严重的担心,意义实在不大,也没有必要,关键很难有说服力。要想进行趋势性的观察并得出趋势性的结论或预测,进而对实践得失做出总结,足够的时间积累是基础。如果仅仅凭借1个月的数字变化——而且还是千分之七左右的波动,就匆匆论断,无论在态度上,还是逻辑上,都是有问题的。

从这个角度看,这几天有人根据10月份的参加互助人数的细微变动,而对“相互宝”的存在和发展有所担心,在立论的基础层面显然存在薄弱点。因此,这些担心——“相互宝”所谓的合规风险以及管理的透明度问题,就显得有点儿多虑、无的放矢。其实,只要把握住“大病互助计划能实现多方共赢”这个大趋势,就无需在其生存和发展前途方面担心。

虽然用不着对“相互宝”有方向性的担心,但在现实发展过程中,“相互宝”肯定存在需要注意、必须谨慎对待的地方。本着把好事办好的原则,在实际操作中,对互助金申请人实际情况的核实以及互助金的发放和使用,互助计划管理方显然需要足够的透明度和谨慎心态,这才是决定整个互助计划能否生存和发展的“命门”。这个关键点不容有丝毫闪失。从两年来的实践看,这个关键点的坚守,没有出现让互助计划参与者有所质疑的疏失。

另外,每月支付互助金的数额,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互助计划的生存和发展。从互助理论上讲,当然是参与者规模越大,大病发生率越趋向于“常数”稳定,每个参与个体的或有风险也越有保障。因此,维持互助计划参与者的规模极为重要。从“相互宝”实践看,在互助计划参与者超过1亿人的情况下,每个月需要帮助的患者人数目前稳定在2000人左右的规模,这意味着每个月每10万人中有两三个患者需要大家帮助,在现有的互助金标准下,这个“负担”——也是爱心奉献——对所有参保者而言,是可以承受的。

为了保证所有互助计划参加者的可承受力,进而保证互助计划的规模,除了互助计划管理方要清清楚楚运作外,也要坚持合乎社会经济发展现状的互助金标准,互助金是互助性质,带有底层保障意义,不是商业保险赔付,对互助金额度的提高要谨慎。在诸如此类的具体操作细节上做到充分注意、足够谨慎,“相互宝”的前途无需担心。而且,随着互助实践数据的累积、管理方运营经验的丰富,管理费用也有进一步降低的空间,“相互宝”的吸引力也有望持续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