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原标题:军事|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文|笑饮56岁的李成龙上将,就任韩国空军参谋长不到一年就辞职了。起因是一起性侵案。李成龙6月4日,李成龙递交辞呈之前,尽管这起性侵案已经在韩国惹起轩然大波,但无论是韩军内还是社会上,大多没有料想到李成龙会辞职。原因很简单——性侵这事,与李成龙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没有证据表明……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原标题:军事 |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文|笑饮

56岁的李成龙上将,就任韩国空军参谋长不到一年就辞职了。起因是一起性侵案。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李成龙

6月4日,李成龙递交辞呈之前,尽管这起性侵案已经在韩国惹起轩然大波,但无论是韩军内还是社会上,大多没有料想到李成龙会辞职。

原因很简单——性侵这事,与李成龙本人没有半毛钱关系,没有证据表明李成龙本人生活不检点、是好色之徒。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6月6日,文在寅和夫人金正淑在首尔铜雀洞国立显忠院举行的第66届阵亡将士纪念日纪念仪式上默哀图:韩联社

由李成龙辞职,笑饮感觉,6月3日青瓦台可是发出过信息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这起性侵案。如果案件短期内无法解决,进一步发酵,那任期还剩不到一年的文在寅,恐也会在卸任后遇到麻烦。6月6日,当文在寅跑到首尔铜雀洞国立显忠院悼念韩军阵亡人员时,对性侵后自杀的受害者之父母说:“对不起,国家没能保护她。”他还指示韩国国防部长徐旭,一定要废除韩军拙劣的“军营文化”。

01

先看韩空军这起性侵案。一名韩国空军女中士李某在结婚登记当天——5月22日,自杀身亡。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3月2日,在韩国忠清南道西北部的瑞山市,韩空军第20战斗飞行团准尉卢某发出“命令”,要求李某陪着下馆子。根据事后李中士的告发,她当天本极不情愿去,可碍于长官“强令”,只得前往。到场后发现是卢准尉的熟人开的新店,并且这次聚餐违反了抗疫期间的限聚令——限聚令要求聚餐人数不得超过4人,而这次聚会有5人参与。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韩联社报道截屏:一名空军军官在被同事性骚扰后自杀身亡

饭后,李中士准备开车返回基地宿舍的时候,没想到参加聚餐的另一名男中士张某要求搭车。从年资上看,张某算李某前辈,李某只得答应。哪知道张某在车上对李某进行了性侵。据李某告发材料所述,当时李对张说:“请不要啊,你今后打算怎么面对我?”可张不理睬,继续了性侵行为。

回到基地,李某向空军军警部报案,同时将包含劝阻施暴者张中士录音的车辆黑匣子等证据也一并交了上去。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李某在结婚登记日自杀身亡,图为韩媒披露的李某与未婚夫登记结婚时的合影

本想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张某能被绳之以法。李某在3月17日终于等到军方开启调查。可张某当时对调查人员说了句“喝多了,记不得了。”如此敷衍之词之后,张某仍处于行动自由状态。而李某不敢留在原部队,请了两个月假。她本以为,等休假期满,调查结束,张某服法,她也可以结婚了。哪知道休假期间,军中的一位高级军官竟然把电话打到了她未婚夫那里,要求未婚夫出面说服李中士放弃指控。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受害者父亲的请愿书

李某自然不愿意放弃指控。5月18日,回到基地上班的她,眼见着自己被调去另一个部门,可军中并没有对张某制裁,反倒是卢准尉和基地各路上级军官找到她,要么让她放弃指控,要么给她压任务致使加班到深夜也无法全部完成。

身心俱疲、焦虑失眠的李某,最终在结婚登记后,在宿舍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李某录下自杀视频

她用手机拍下了自己自杀的全过程。在这段视频中,她继续指控施暴者张中士对她造成了永久伤害。她绝望地说:“本以为军队是个大家庭,会保护自己,没想到军官们反而会掩盖性侵的真相,还试图对本人造成进一步的伤害,逼迫自己就范……”

02

如果不是李父在女儿亡故后进一步发起请愿,引起媒体关注,李某或许还真有可能白死。直到5月31日,韩国国防部才想起来调查此事。5月31日,韩军检察机关收到了空军军警部门移交的李中士早在三个月前提交的物证。6月2日,检察机关派人逮捕了涉案嫌犯张中士,整个案件才得到迅速处理。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张某被逮捕

笑饮不禁要说,韩国军方,特别是检察机关、军警部门,早干什么去了?

特别是李某当时的直接上司卢准尉,罔顾抗疫禁聚令,为了帮自己的朋友开店,拉下属去捧场,间接造成了张某性侵李某,又在事后一味包庇张某,这样的韩军军官,如何带部队?又如何对上级负责?

自6月4日开始,韩国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多个韩军机关进行了扣押搜查——

包括韩国忠南鸡龙台空军本部军事警察团、韩国空军总部两性平等中心、韩国空军第15特殊任务飞行团、韩国第20战斗飞行团等。

03

2019年韩国官方调查,在过去5年里有116名女军人遭上级强奸。就在6月6日,文在寅在首尔铜雀洞国立显忠院发表讲话,称韩国军队需要“变革和创新”。

在笑饮看来,文在寅这一说法,本身没有什么问题。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6月6日,文在寅在首尔铜雀洞国立显忠院发表讲话

然而,笑饮并不看好这帮“太阳的后裔”未来会有什么根本改变。

一支军队,从其建军之日起,就注入的军事文化,岂可能一朝一夕更改?韩国军队,是李承晚取得南朝鲜政权以后,搜集归拢了旧日本统治朝鲜半岛时期的韩奸警察等,再聚拢了一些曾被日本人派往中国东北伪满军队任职的朝鲜半岛之人,凑出来的武装。

韩国空军性侵案,如何影响文在寅? 朴正熙,曾任韩国总统,亦是仍在世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之父,在二战时期,曾以日本名“高木正雄”参加伪满“铁石部队”,参加对八路军的冀东作战

就这样的一支部队,指望能在军纪上有所改善,笑饮个人认为——难,难,难!更何况,韩国公职人员在两性关系上出现的恶心事,又岂止军队一家?前不久曾出现韩国男性公务员往女同事保温杯里加精液,却被判无罪的荒唐案例,可见在这方面,韩国是有系统性问题的。

当然,就文在寅本人来说,他目前最头疼的是——这起性侵案是否会让他在韩国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光景,日子难过。更令他担忧的是——一旦卸任,这一事件会否持续给自己添乱,让自己难逃历任韩国总统的悲催宿命。

怎么办?在显忠院默哀、冥想的文在寅,恐怕没那么快想明白……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