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

揭底所谓“特别法庭” 西方反华政客扮演跳梁小丑

一个所谓的“维吾尔特别法庭”4日在伦敦开始为期4天的“听证会”,该“法庭”完全是一个预设立场、专门供敌对势力攻击抹黑新疆、干涉中国内政的伪法庭。它纠集了一批以反华为职业、靠反华谋生的人,其最大的金主是鼓吹新疆分裂主义的“世维会”。所谓的“庭长”杰弗里·尼斯是有名的“滥诉专业户”,同各种反华势力关系密切,两年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揭底所谓“特别法庭” 西方反华政客扮演跳梁小丑,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一个所谓的“维吾尔特别法庭”4日在伦敦开始为期4天的“听证会”,该“法庭”完全是一个预设立场、专门供敌对势力攻击抹黑新疆、干涉中国内政的伪法庭。它纠集了一批以反华为职业、靠反华谋生的人,其最大的金主是鼓吹新疆分裂主义的“世维会”。所谓的“庭长”杰弗里·尼斯是有名的“滥诉专业户”,同各种反华势力关系密切,两年前就曾担任所谓的“中国法庭”的“庭长”,导演过一出抹黑中国的闹剧。连日来,一些长期散布涉疆谎言的西方国家机构和人员,以及被中方多次揭穿编造各种所谓“迫害事件”的演员粉墨登场,进行着拙劣的表演。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所说:“所谓的‘维吾尔特别法庭’,既不合法更不可信,只不过是少数人炮制的又一场反华闹剧。”

“世维会”是伪法庭的直接金主

这个伪法庭背后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据《环球时报》记者深入调查,“维吾尔特别法庭”在英国是以私人担保有限公司的形式成立的。私人担保有限公司在英国一般来讲适用于社团、慈善机构等。也就是说,这完全是一个民间自发团体,而且跟“法律”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盗用“法庭”的名号,是不折不扣的伪法庭。而且,即便从民间组织的角度来讲,它也是一个非法机构,不具备英国《2011年慈善法》所规定的“合法组织所应有的章程和托管理事会”等条件,且没有获得该法要求慈善组织所应得到的政府资金支持。

在几股势力的东拼西凑下,这个伪法庭开始招摇过市。据调查,这个伪法庭背后的直接金主是“疆独”组织“世维会”。从该伪法庭网站可以查到,2020年6月,“世维会”主席正式请求杰弗里·尼斯成立一个独立的“人民法庭”,以调查所谓“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人口的持续暴行和可能的种族灭绝”。“世维会”为其提供约10万英镑的资金,剩余18.5万英镑资金将通过众筹募集。但实际上,“世维会”基本上就是其“独家”资金来源。在“世维会”为伪法庭提供23.5万英镑后,该“法庭”长达3个月时间仅筹集到7000多英镑。所谓的“众筹”,不过是掩人耳目和虚张声势。而据美国调查性报道网站“灰色地带”的介绍,“世维会”背后的金主中有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已向“世维会”提供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包括2016年以来直接提供的128.4万美元,以及为其附属组织提供的上百万美元额外资金。

除了大小“金主”,伪法庭背后还有“种族灭绝反应联盟”这样的帮凶。在伪法庭网站给出的介绍中还提到,其2020年9月3日在“种族灭绝反应联盟”的协助下启动。所谓的“种族灭绝反应联盟”是2019年11月4日在英国议会成立的一个组织。该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卢克·德·普尔福德 可谓是“五毒俱全”。他的身份包括Arise基金会主任、“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创始人兼协调员、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香港监察研究员、“世维会”顾问等。

在2019年香港暴乱期间,裴伦德是最活跃的英国政客之一,他不仅是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的名誉博士学位被取消以及鼓动英国律师机构取消其律师资格的主要推手,还与“港独”分子罗冠聪串联拟在英国控告英籍港警。其2020年6月参与创立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纠集了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国的议员,他们声称“中国的崛起是民主国家必须共同应对的挑战”,而且成立后首项任务就是要在涉疆问题上抹黑和攻击中国。

英国大律师两次充当伪法庭“庭长”

在“种族灭绝反应联盟”中有多名被中国官方制裁的反华政客和人士,如和德国反华“学者”阿德里安·曾茨一同杜撰所谓涉新疆报告抹黑中国的英国上议院工党成员海伦娜·肯尼迪,以及此次伪法庭的“庭长”杰弗里·尼斯。

杰弗里·尼斯表面看是个国际人权律师,实际上是国际人权圈声名狼藉的“滥诉专业户”,其与境外反华势力的关系更是十分密切。澳大利亚公民党刊物《澳人警示服务》2019年3月在其网站上发文称,杰弗里·尼斯本人是一名资深的英国特工,其职业生涯主要任务就是针对英美地缘政治目标制造虚假指控。

在杰弗里·尼斯的简历中,被其大书特书的是曾在海牙国际法庭起诉前南领导人米洛舍维奇一案中担任检察官。尼斯当时在审判中力主米洛舍维奇有罪,而美国国务院南斯拉夫办公室的乔治·肯尼曾谴责米洛舍维奇的审判程序“本质上是不公平的,只不过是一场政治表演审判”。叙利亚内战期间,杰弗里·尼斯还施展其颠倒黑白的虚假指控能力,成为《凯撒报告》的合著者。该报告的主要依据是一名代号为“凯撒”的叛逃出境的前叙利亚法医摄影师带出的5.5万张照片。调查组认定这些照片是叙政府虐杀无辜的证据。在这份报告的基础上,美国出台所谓的“凯撒法案”,打着保护叙平民的幌子,美国政府加大了对叙利亚政府的制裁。

在香港发生暴乱活动期间,杰弗里·尼斯曾为乱港“头目”写信求情,还是号称“关注香港发展的人权组织”的乱港外国势力——“香港监察”的赞助人。

另据德媒报道,筹备这个伪法庭的还有英国商人尼古拉斯·维奇。2019年,维奇还妄称“中国非法摘取囚犯器官”,并筹办过类似的听证会。针对“强摘器官”这一莫须有的罪名,一个所谓的“中国法庭”曾在2019年6月成立,当时的“庭长”正是臭名昭著的杰弗里·尼斯。

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演员”

据外媒报道,该伪法庭计划今年12月提交报告,并表示“无论判决如何,将由国家、国际机构、商业公司、各类社会机构以及个人来决定如何应用法庭的判决”。而这几天“出庭”作证的人中有所谓的西方学者、专家,“世维会”的头目也声称会提供证据。另有通过网络视频“出庭”的流亡海外“东突”分子,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谎言连篇,绘声绘色地讲述在新疆“曾遭遇酷刑、强制堕胎”等迫害,尽管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此前已被中方多次揭露。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5月下旬也专门对这个伪法庭予以揭露,强调其与法律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是盗用“法庭”的名号来搞反华的政治和舆论操纵,纯粹是对法律的亵渎,而且该伪法庭找的所谓“证人”,翻来覆去无非就是那几个“演员”。如从未在教培中心工作过、却在非法出境后声称自己在营地中曾见过酷刑和暴力的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该女子不仅涉嫌偷越国境罪,还涉嫌贷款诈骗罪,非法出境后还与美国资助的“东突”组织有勾结。

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副院长朱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所谓“维吾尔特别法庭”的设立根本没有法律依据。朱颖表示,灭绝种族罪作为最严重的国际罪行,其认定需要经过权威、严格的法律程序,如《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国际法、国际习惯法和相关案例等都对种族灭绝指控的论证有着严格的要求,“自公约诞生以来,主要的灭绝种族案例大多是由依据公约或规约成立的国际法院或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成立的特别法庭来进行认定”。朱颖说,这个伪法庭根本都不能翻译成“法庭”,它背后的反华势力妄图在欧美法律体系中通过这样一个虚假的“模拟法庭”收集所谓的“证据”,然后“尽最大可能”吸引国际舆论关注,最后迫使正规法庭作出判决,他们想要搞的是一场“国际舆论审判”。朱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任何一位有良知的法官和律师都不会去参与这样一场闹剧,众多国际法的专家都给出了自己的看法,那就是指责中国“种族灭绝”没有任何法理和现实依据。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