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浙江首创滴滴式出警 系统派单至民警不满意还能给差评

10月4日下午,浙江诸暨苎萝东路上,一辆黑色丰田跟一辆黑色大众相撞。一方车主周先生有急事赶路,“当时心情坏到要爆炸!我急得在路上团团转,非常焦虑地想,交警啥时候才到。”报警时,接警员最后提醒他一句,“你马上会收到一条短信,请点开它……”很快,短信铃声响了,周先生收到一条即时短信。他点开一看,一阵惊喜:看到了交警与他之间……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浙江首创滴滴式出警 系统派单至民警不满意还能给差评,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10月4日下午,浙江诸暨苎萝东路上,一辆黑色丰田跟一辆黑色大众相撞。

一方车主周先生有急事赶路,“当时心情坏到要爆炸!我急得在路上团团转,非常焦虑地想,交警啥时候才到。”

报警时,接警员最后提醒他一句,“你马上会收到一条短信,请点开它……”

很快,短信铃声响了,周先生收到一条即时短信。

浙江首创滴滴式出警 系统派单至民警不满意还能给差评

他点开一看,一阵惊喜:看到了交警与他之间的点位距离,估计最快到达时间,不超过3分钟。

“是一张动图,一目了然!我马上安心了……”

惊讶之余,周先生真心想为交警点赞。

周先生体验到的服务,是今年9月初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交警大队铁骑中队刚推出的“滴滴式出警”。民警的专业叫法,是动态即视型出警模式。

采用这种出警模式的,在全国,目前只有浙江公安一家。

它是怎么出炉的?快报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警察到哪里了点点就能看到

让事故车主不再焦虑

“您好,这里是诸暨交警,为减少您的等待时间、方便警员快速出警,请您点击定位请求……”事故报警人手指一点短信链接,一张动态即视图立即显示了双方所处位置和民警到达现场的准确时间。

在诸暨市公安局交警大队铁骑中队,我亲身体验了这套“滴滴式出警”系统。

这是一条交通事故的完整服务链条:群众“点单”——系统“定单”——指挥“派单”——后台“跟单”——群众“评单”。

接到事故报警后,第一时间通过短信向报警人发送定位链接,报警人点击后即可完成精准定位。

获取“订单”后,交警中队数字警务室“派单”至附近的执勤民警。

比如,在周先生点开链接的同时,处警警员俞勇就获得了周先生事故现场方位。

他不需要向报警人周先生反复询问核实,通过地图自动优化设置导航,就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现场。

这样可以实现点对点快速处警,接处警效率明显提高。

它的最大优点是,报警人不需要在手机上安装App。只要点击短信链接,就能看到一张动态实时图像:出警民警的所在位置、行进速度和预计到达时间一目了然。

而出警民警也能获知准确的事故现场位置,不需向车主反复询问核实。

“过去,我们中队平均每月收到的交通事故报警量有1000多起。

其中有60多起,是由于车主无法知晓民警实时方位而重复报警,导致大家对处警满意率不高。”铁骑中队中队长杨幸锋说。

诸暨交警突发奇想:能不能学习大家所熟知的滴滴出行模式,和车主“共享”出警过程?

今年5月,诸暨交警大队与一家科技公司合作,经过测试,研发了这一创新平台,并于今年9月开始投入运行。

运行两个多月,事实证明:这种滴滴出警模式,让车主焦虑感一扫而空,还一键解决了交通高峰期接处警慢等问题。

打捞民间“失落的声音”

“民意感知系统”催生积极警务

我了解到,像“滴滴式出警” 这样的警务变革,得益于浙江绍兴警方今年新推出的“智慧民意感知系统”。

在全国,这套具有警务革命性的系统,也独此一家。

绍兴市公安局督察中心,是民意“嗅觉”和快速反应的能量源泉。

绍兴全市110接处警、12345政府阳光热线、公安新媒体矩阵、公安信访、网络舆情、社区民警走访等网上网下几十个渠道采集到的民意信息,被汇聚到这里的数据池内,并实时投放在液晶显示屏上。

回复量、不满意数、整改工单数、实时不满意诉求……打捞回那些民间“失落的声音”,在大屏幕上生成图谱画像。

“满意不满意”海量大数据,可以精确到每一个派出所每一位民警。还可以一键生成分析研判报告,供警务督察部门评判。

每一个跳动的数字和滚动的信息,都是市民对公安机关的民意体现。

“系统会精细化解析群众的满意率,并设定相关阈值。当某项数据指标超过了阈值范围,系统将自动发出警报信息,倒逼相关部门整改。”绍兴市公安局警务督察支队副支队长高峰说。

他揭开了这套智慧民意感知系统灵敏“嗅觉”的秘密:它像一张大网,通过“关键词”预设和网络检索等方式,能在分秒之间,从海量信息中自动比对和“打捞”出涉警投诉等信息。

一次预警相当于一次警告,问责考评的压力,催生了像“滴滴式出警”这样的警务改革。

由此,“智慧民意感知系统”催生的积极警务,故事蛮多……

今年8月14日22点25分,诸暨市工业新城派出所接到辖区一家银行报警:“我们从监控里看到,有张百元大钞被人遗忘在自助取款机上,失主一直未回来取……”

虽然只是一张纸币的“小案”,但民警立即前往现场,找回了这张百元钞票。

当时已是深夜,部分视频无法查看,一时间也无法确认失主,民警将纸币带回派出所。

第二天,这张纸币被“托付”给了社区民警李清明。李警官决定尽早送它“回家”。

他立即到银行进行核实,仔细查看了前一天晚上的ATM机视频影像,以及银行周边路面视频。结果发现,一位小伙子边玩着手机边取钱,结果落下了这100元,取完钱后驾车离开了。

通过银行取款流水和车辆信息比对核实,李警官终于联系上失主。顶着烈日,他将这张百元纸币送交给失主。

诸暨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谢琦说,“虽然这是一件小事,但再小的事,也关乎群众利益!”

对处警不满意

市民可以在系统里打“差评”

“您好,请问您对公安机关的处置是否感到满意,如果不满意,您有什么建议或意见?”越城区公安分局访评员苗露,至今记得她追踪的一条“不满意”工单所历经的波折。

浙江首创滴滴式出警 系统派单至民警不满意还能给差评

今年4月,从事货运业务的王师傅和他人发生冲突,挨了打。当民警接到报警赶到现场处置时,肇事者已一哄而散。

现场没有监控,王师傅也不认识对方,调查工作一时无法开展。

在接受民意回访时,王师傅毫不犹豫地打了“差评”。

他的“差评”关键词,立马被民意感知系统从上百万海量数据中辨识出来,流入中心的“数据池”内。

越城分局警务督察大队负责人,立刻找到王师傅,承诺一定认真调查,给他满意答复。

感受到民警满满的诚意,王师傅心头的气消了一大半。

他回忆起案发时的一些关键细节,最终协助办案民警找到了肇事者。

在第二次访评中,王师傅毫不犹豫给出了“好评”。

这种评价权“外放”模式,给基层民警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绍兴市反欺诈中心的民警刘宇坦言,一般被盗、抢、骗的老百姓,最关注的并不是公安是否抓到人,而是“我的钱、东西能不能追回来?”

今年10月初,市民沈先生误信一个低价购买手机的电信网络诈骗,损失了10元钱。

报警时,他坦言,十块钱的小事,公安机关可能不会“放在心上”。

没想到,10月28日,越城反诈中心民警黄臻科告诉他,案子破了,3名犯罪嫌疑人落网了。

“民意感知系统告诉我们,‘小案子’往往是群众安全感和对公安机关的满意度的重要‘参数’。”黄臻科说。

“今后我们还打算把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嫁接到智慧民意感知系统,进一步提升智能化和精准化水平。”

绍兴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俞流江说,“警务革新,是大脑的改革、躯干的改革和血脉的改革。公安改革成效好不好,群众最有发言权。因为群众的批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听不到群众的批评。更可怕的是,听到了群众的合理建议却置若罔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