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员工持股浮亏近2亿 金科股份4500亿新目标背后充满市值管理痕迹?

4500亿新目标背后充满市值管理痕迹?“逼迫”员工购房完成业绩,员工持股计划亏损近2亿,金科似乎尤为擅长割自家员工的“韭菜”。1月11日,金科发布经营简报显示,公司2020年实现销售额2233亿元,同比增长约20%,踩线完成目标销售金额2200亿元。但根据以往经营简报,金科从2020年9月以来,销售额处于下滑状态,金九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员工持股浮亏近2亿 金科股份4500亿新目标背后充满市值管理痕迹?,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4500亿新目标背后充满市值管理痕迹 ?

“逼迫”员工购房完成业绩,员工持股计划亏损近2亿,金科似乎尤为擅长割自家员工的“韭菜”。

1月11日,金科发布经营简报显示,公司2020年实现销售额2233亿元,同比增长约20%,踩线完成目标销售金额2200亿元。但根据以往经营简报,金科从2020年9月以来,销售额处于下滑状态,金九银十期间的月销售额都没有超过260亿元,仅12月销售额达到27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初有媒体报道金科要求员工认购公司项目,并根据职级给出指标,有媒体认为,金科12月份的“销售突围”或许与其强制员工购房有关。

尽管如此,相比2019年124%的销售目标完成率,今年金科的增速已经大幅放缓。此前2019年金科销售额突破2000亿元,管理层顺势提出到2025年销售额要达到4500亿的目标。4500亿是什么概念呢?今年碧桂园和恒大的全口径销售额突破4500亿元,万科是4385亿元。在当下其脚踩两条红线,严控杠杆的政策背景下,金科又拿何来完成这一指标?

毫无根据的“4500亿目标”

金科发布简报成,完成了2020年销售目标,销售额为2233亿元,同比增长20%。根据之前发布简报显示,金科2020年前11个月实现销售金额为1954亿元,也就是说,金科2020年12月的销售金额279亿元。而金科9-11月完成的销售额分别为254亿、251亿、234亿,即使在金九银十期间月销售额也没有超过260亿,且月销售额还呈现逐渐下降态势,其12月销售额突然上升实属有些意外。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8日,澎湃新闻报道,总部位于重庆的金科股份华东区域要求员工认购公司项目,并根据不同部门不同职级给出了不同的套数指标。有知情人士表示,已收到公司通知要我们认购楼盘,年底结算,我们要认购的是住宅楼盘。

由此可以看出金科去年12月份销售金额突然增加的原因,这也进一步表明金科的业绩压力很大。然而,踩线完成销售目标的金科,却在2018年提出到2025年冲击4500亿元的目标,年复合增长率15%以上。

根据克而瑞数据显示,前11个月,超六成房企的目标完成率达到90%,四成房企目标完成率未过90%。因为政策降杠杆的影响,万科也不再设置固定销售目标,许多房企尽管设立销售目标,但未见哪家企业如此“狮子大开口”。

金科2020年之所以能完成2200亿的销售额,主要得益于此前几年大举拿地后的转化,但实际权益占比的土储面积却没这么多。中国指数研究院的拿地数据显示,2019年拿地金额660亿元,拿地面积2461万平米,拿地金额行业排名第16位。而2020年,拿地金额456亿元,行业排名第20位,拿地面积1091万平米。

2020年三季报显示,金科前三季度拿地金额为740亿元,新增突出1995万平米,但权益拿地金额是433亿元,权益占比仅为58%。

因此,金科经营简报中公布的拿地面积和金额是是全口径,而非权益额。按照中指院给的数据,金科12月份拿地的权益占比只有51%左右。

另外,根据金科三季度财报显示,金科金科股份剔除预收账款和合同负债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2.71%、净负债率121.52%,现金短债比1.02,三道红线中踩中了两道,如果第四季度指标未能改善,金科2021年负债增速不得超过5%,这也意味着,金科2021年拿地的资金较少。即使土储增加,很可能是合营/联营开发,权益占比会更低,如果硬要实现4500亿元的销售额,权益销售额占比也不会高,而且不排除继续“逼迫”员工买房的可能。

割员工的“韭菜”

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为了留住管理层以及表示看好公司,都会实行股权激励或者员工持股计划,不过,金科股份的员工持股计划背后或有着更复杂的原因。

值得注意,金科股份2019年5月披露的2019年至2023年员工持股计划显示,金科股份全部有效的员工持股计划所持有的股票总数累计不得超过公司股本总额的10%,单个参与人所获股份权益对应的股票总数累计不得超过公司股本总额的1%。

一期持股计划显示,持有人范围包含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公司员工,总人数预计不超过4000人。一期计划资金总额不超过32亿元,其中员工自筹资金不超过16亿元;拟通过融资融券等方式实现融资资金与自筹资金的比例不超过 1:1,即融资金额不超过16亿元。金科称,发布该计划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调动全体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吸引和保留优秀人才。

但面对这项该持股计划,金科有47.17%股东投了反对票。有市场人士分析,肯定有占股比例较大的股东参与。随后,有爆料称,融创在金科股份董事会的代表张强果断投了反对票,这不得不让人联想一期的员工增持计划是否与“金科融创的股权之争”有关。

2015年5月7日,A股还处大牛顶部,实控人黄红云夫妇发布减持公告,将持股比例减持到35.57%,并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可能继续减持。减持完成后,金科的股价和其他A股的股票一样,股价遭遇腰斩。随后,8月,金科发布公告称布向不超过10名投资者以不低于5.82元/股发行7.73亿股股票,后因股价下滑,金科将增发价格调整为3.68元/股,增发金额仍为45亿元。

此时的融创将目光瞄向金科,看上了金科丰富的土储,据悉为了这次并购,融创准备了50亿。由于金科的增发没有认购限额,融创一举拿到17%,之后,融创又通过下属公司增持金科股份至29.38%;另一方,黄红云为了稳住控制权,在二级市场上不断增持,又从高管手中购回股票,还与持股2.31%的女儿黄斯诗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后,黄红云系持股达到29.99%,仅以0.61%的优势反超融创。

如果采用员工持股计划,从二级市场上购入金科股票,既可以起到对员工的激励作用,增强员工粘性,还能提振公司股价,市面上流通的股票份额变少,融创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达到控股金科的目的就不好实现,一举三得。

为了刺激员工持股计划能有效实施,董事长蒋思海自筹资金2000万元,总裁喻林强自筹资金1500万元,联席总裁方明富和王洪飞各自筹资金1000万元。其他高管自筹资金从200万元到800万元不等。黄红云还承诺,为参与本期计划的员工提供本金及收益保障,以现金方式保证员工自筹资金的年化收益率为6%。

但2019年12月5日,金科发布公告披露计划实施进展显示,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尚未购买公司股票,公司决定将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股票购买期延长6个月,即购买期延至2020年6月5日止,同时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延长6个月。

到2020月2月20日,员工持股计划才有了进展,公告显示,截至2月20日,一期持股计划已通过“国信证券金科股份卓越共赢员工持股1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以集中竞价方式累计买入金科股份股票共计515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6%,成交均价6.58元/股。该计划直到6月9日才结束,一期持股计划通过二级市场累计购买2.2亿股,占总股本的4.14%,交易均价未7.6625元/股,成交金额约16.9亿元。

在实施过程中,公司董事张强先生曾对该议案投反对票,认为新持股计划缺乏合理性和必要性。

同时,公司独立董事姚宁先生对该议案投弃权票,认为“上市公司本次员工持股计划涉及的人数较多,同时上市公司计提专项基金会造成资金占用,且交易涉及二级市场,会造成股价的波动。

而这场由高管参与,意欲挽救黄红云控制权的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并未起到明显的抬高股价作用,从2020年2月20日至2020年6月19日累计涨幅只有5.6%,按照1月11日金科7.29的收盘价,参与该计划的员工合计亏损8195万元。

融创眼看夺取控制权无望,2020年4月14日,金科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之一的天津聚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拟向广东弘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让公司11%的股权。其中,天津聚金是融创旗下子公司,接手的弘敏管理咨询的母公司则是红星。

在融创退出的同时,也就是4月14日,金科又公布了二期持股计划,计划中显示,本期计划的参与对象为公司员工,不包含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预计不超过2100人,以管理委员会的形式代表持有人行使股东权利,且没有一期给予的“提供本金及收益保障”。

融创退出后,金科发布的二期持股计划里立马没有了公司高管参与,时间之巧合不得不令人怀疑金科一期持股计划只是黄红云用于股权之争的手段。无论目的是何,只要结果向好倒也说的过去,然而金科股价的一路走低,也令参与持股计划中的员工大幅亏损。

公告显示,二期持股计划金科通过二级市场累计购买公司股票0.37亿股,占总股本的0.69%,成交金额为3.6亿元,交易均价为9.725元/股,相比1月11日收盘价,合计亏损0.9亿元,两期合计亏损近2亿。金科股权之争已结束,黄红云已经抓紧了实控权,在员工持股亏损的情况下,4500亿的目标,更像是“卫星”计划,充满市值管理的痕迹。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