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

7年搬家7次 郑州近9成钢贸企业无奈栖身于“黑市场”之中

在将交通枢纽、物流集散视为“立城之本”的郑州,存在这样一种尴尬:全城经营钢铁生意的钢贸商共约1200余家。其中,做现货买卖,或者说需要场地存放各种钢材的,约有800余家。但还是在这座城中,拥有完备手续的钢贸物流园却屈指可数。以钢贸市场聚集地南龙湖一带为例,只有一家市场具备合法手续,即便满负荷运行,这座市场也只能塞进不足…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7年搬家7次 郑州近9成钢贸企业无奈栖身于“黑市场”之中,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在将交通枢纽、物流集散视为“立城之本”的郑州,存在这样一种尴尬:全城经营钢铁生意的钢贸商共约1200余家。其中,做现货买卖,或者说需要场地存放各种钢材的,约有800余家。但还是在这座城中,拥有完备手续的钢贸物流园却屈指可数。以钢贸市场聚集地南龙湖一带为例,只有一家市场具备合法手续,即便满负荷运行,这座市场也只能塞进不足150家现货钢贸企业。

这就意味着,在郑州,有近9成的钢贸企业只能栖身于手续不全的“黑市场”之中。能在这里待上多久?对于他们而言,谁都不知道答案。

对于钢贸企业而言,虽然“挪一次窝”就得扔出去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用来“扎摊儿”,虽然每家企业动辄就有上千吨的存货,但“时刻准备着搬家”,却是郑州钢贸商们所面临着的常态与无奈。

“郑州的钢贸商,主业是搬家,顺带卖卖铁。”

“在郑州,没经历过几次搬家,都不好意思说在钢贸圈混过。”

“郑州的钢贸商,主业是搬家,顺带卖卖铁。”

……

听闻一个开业尚不足半年的钢贸市场又要关门,郑州几位钢贸商发出了这样的共鸣。或,叫做哀鸣。

给钢贸商们带来这一消息的人名叫代振峰,是《现代物流报》的一名记者。这位深耕河南钢铁物流钢业近20年的“老炮”告诉大河报记者,从1995年至今,郑州的钢贸企业最少经历5次搬家浪潮,从二环内的货站北街一路向南,搬出二环、三环、四环,如今已来到新郑市的龙湖、郭店一带。

“在郑州做钢贸,如果你没搬过家,那就证明两点。第一,你道行太浅,入行太晚。第二,你绝对是个冒牌儿的。”代振峰说,虽然大家已视搬家为常态,但“新天地钢材市场”要关门的消息,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新天地市场的商户在元月5日接到通知:市场10日内要断水断电,自己赶紧再找地方。在市场30多个商户中,最悲情的“倒霉蛋儿”,刚刚搬来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不到半年再搬一次家”,这对于动辄就有上千吨存货的钢贸企业意味着什么?

1月7日下午,站在郑州数十年未有的凛冽寒风中,新天地钢材市场的一位商户小林给记者掏出了一个账本,上面一笔笔地记载着4个月前公司搬家至此的花费明细,林林总总的开支将近20万元。

7年前大学毕业,子承父业的进入钢贸行业小林,跟随公司在这7年间搬了7次家。

“一次二、三十万,这几年赚的钱全都花在搬家上了。钢贸商就像‘没娘的孩子’,被撵的到处挪窝。这次折腾,估计又有几家要关门了。”小林告诉记者,对于钢贸企业来说,加上搬家期间耽误的生意,搬一次家的成本最少也得将近20-30万元。如果是做板材生意,使用开平机的公司,损失更大。

“开平机需要打地基,硬化地面,还得‘找平’、校准,一次没有百十万是下不来的。一旦搬家,这些钱就算是扔了。”小林说。

颠沛流离,是郑州绝大多数钢贸商的“宿命”

“其实悲剧是注定的,只不过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而已。但只干了不到半年,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采访交流中,年纪轻轻的小林言语中所吐露出的“认命感”,令记者着实感到不解。

“你们知道这里早晚得搬?”记者问。

“市场的用地、规划手续都没有,我们其实心知肚明。”小林答。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来呢?”记者追问。

“不来又有什么办法?郑州有合法手续的钢贸市场就一家,早就爆满了。”小林又答。

对于小林的说法,一位接近当地自然资源和规划部门的人士也向记者进行了证实,新天地钢材市场的此次搬迁,确系因没有相关土地、规划手续,而被当地政府作为了严查的对象。

“说出来可能是个笑话,郑州的钢贸企业有上千家,做现货的就有800多家,而有合法手续的市场太少了。以目前钢贸商集聚的新郑龙湖、郭店一带为例,只有新金马钢材市场这一家有完备的手续,但满打满算也最多塞进去不到150家企业。”对于小林的说法,郑州市钢铁贸易商会会长黄涛予以了证实。

郑州钢贸行业一名资深人士无奈地向记者说,虽然郑州钢贸行业的规模在全国都“排的上号”,但与之相匹配,手续齐全、合法的市场却显得捉襟见肘。

“政府曾经规划过几个钢贸物流园,但到了真正落地的时候,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卖灯具的、卖汽车的。就连如今唯一合法的‘新金马’,前身其实还是个农机市场,金马集团买过来以后,才变成了钢贸市场。”谈及郑州钢贸商如今的遭遇,上述这名业内资深人士很是无奈,“对于郑州近9成的钢贸商来说,他们明知自己去的市场是个‘黑市场’,明知在那没有保障,但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城市的发展,离不开钢贸行业这座“蓄水池”

“钢贸行业的存在,对郑州到底意味着什么?”耳闻目睹了郑州钢贸商20多年来的颠沛流离,记者在与黄涛交流时,抛出了这个问题。

“咱要文绉绉点说,那就是‘钢铁是工业的粮食’。咱要是直接一点说,‘米字型’高铁、各条高速、地铁、T2航站楼等等这些咱河南数得着的大工程,所有的钢材都是先从本地钢贸商这里拿货。我们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了,还得去外省调剂。”黄涛说。

“这些工程对钢材需求这么大,不能直接从上游钢厂进货吗?”记者追问。

对于这一问题,黄涛给记者举了一个现实中的例子:多年前,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修建时,因建设方自觉“是个大户”,便与当时省内一家大型钢铁企业签订了直接供货协议,并支付了一部分的费用。

但随着工程的开建,建设方却遭遇了一个尴尬:钢铁企业的流水线不比手工作坊,很难灵活生产,往往是每两周的时间里只能生产一种品类的钢材。想换品种?两周以后再谈。

但在另一端的建设工地上,工人施工从一开始就需要各种品类的钢材,如同时需要钢板、各种规格的螺纹钢、型材、碳结钢、还有捆绑钢筋用的扎丝,上游生产企业在一定时期内的“单一品类供给”,时常造成数百名工人因等待原料而“望天兴叹”。

“国内任何一家钢铁生产企业都没有生产所有类别产品的能力。因此,钢贸商的存货就好比‘蓄水池’,或者说是一个‘钢铁超市’,用货源优势来满足市场需求。所以,省去中间商,直接找钢厂,这个逻辑在钢铁行业是不存在的。”黄涛说。

“不讨喜”的钢贸物流园该安家何方?

钢铁物流园短缺已在郑州存在了近20年,这样的短板为何至今都未得到弥补?

“钢贸物流园离不开大货车,所以,无论从交通压力上说,还是环保上说,建在哪,对当地来说都不太‘讨喜’。”虽然自己就是新金马钢材市场的掌门人,但对于这一问题,黄涛如是说。

“之前从二环内一直迁到四环外,几乎每次都是因为大车限行的原因。”在黄涛看来,对于钢铁物流园区最大的挑战,便是来自交通方面的压力。

现实中的情况也证实了黄涛的说法,1月7日下午,记者在郑州新金马钢材市场门前看到,虽然目前已进入钢贸行业的淡季,但等待进入园区的大货车,还是在市场门前的“新老107连接线”上排起了长队,而在距该市场最近的一个红绿灯处,等待掉头的大货车在左转掉头车道上排出了数百米的长龙。

新金马钢材市场负责人王闯告诉记者,目前,该市场已“一铺难求”。“一些库房还是两家凑合着挤挤共用的,实在是没地方了。”王闯说。

现实中的情况,对于新天地钢材市场的30多家商户来说如同噩梦一般。

采访中,多位钢贸商对记者表示,对于钢贸行业来说,集聚效应非常明显,而最大的风险便是“撂单”。

“搬家的折腾倒是其次,每次搬家,都会有同行关门或迁到别的地方去,一旦‘撂单’,对于钢贸企业来说,生意可能就会一落千丈。”新天地钢材市场的一位商户这样对记者说。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了一个信息。如今,黄涛已着手在新密市黄帝宫附近谋划建设一个新的、规模更大的钢材物流园。而在此前的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根据《郑州铁路枢纽总图规划(2016-2030)》,昔日亚洲最大的铁路编组站——郑州北站所承载的功能,也将迁至规划中的新密北编组站。而拟兴建的钢材市场距离新编组站的距离也并不算远。

“对于钢贸行业来说,公铁联运是个趋势。我们也是看中了新密未来在铁路货运上的优势,才将市场选址于此。”黄涛介绍说。

但与此同时,黄涛也表示,即便新的市场建成投用,其承载能力也并不能完全覆盖郑州钢贸商的需求。

但对于眼下的实际需求,郑州部分受访的钢贸商也已开始了解远在长葛,甚至舞阳的钢材市场,“谁都知道那里比起郑州来说,生意会差上很多,但谁想天天搬家啊?”一位钢贸商无奈地对记者说。(大河报)

7年搬家7次 郑州近9成钢贸企业无奈栖身于“黑市场”之中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