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

“三孩”政策倒逼房地产改革:学区房有望降温

继2016年1月1日在全国实施“全面两孩”之后,业内多有讨论的“全面开放三胎”也释放越来越明确的信号。5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不过,鼓励生育是个“系统工程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三孩”政策倒逼房地产改革:学区房有望降温,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继2016年1月1日在全国实施“全面两孩”之后,业内多有讨论的“全面开放三胎”也释放越来越明确的信号。5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不过,鼓励生育是个“系统工程”。从“全面两孩”的实施效果看,政策已不再是生育的主要阻力,房价、教育成本等一系列问题才是“不想生”“不敢生”的社会情绪的根源。

事关民生福祉的住房对生育意愿无疑有着重大影响,在“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过程中,房地产行业将起到什么作用?发生什么变化?三孩政策又将对房地产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70/90”拍地政策或将终结

5月31日晚播发的《央视快评丨加强统筹规划、政策协调和工作落实,依法组织实施三孩生育政策》指出,生育政策不是“单兵突进”,而是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一体考虑,相关部门要注重政策的配套衔接,推动完善生育休假、保险、税收、住房、就业、养老等全方位问题。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王小嫱认为,从政治局会议内容看,“三孩政策”不仅是放开、更是扶持,后续或将有实质性的配套政策支持。人口政策必然会影响到房地产市场,住房结构或将结构性上移。

贝壳研究院去年11月发布的《2020二胎家庭居住需求调查报告》显示,放开二胎后,三居及以上的大户型房源成为“二胎房”的主流。三房为二胎家庭的基本配置,四居及以上房源成为改善户型。从面积看,90-150平方米的房子为二胎家庭所青睐。

可以预见的是,更大的居住空间也将是新生代父母在生三胎后的主要需求。王小嫱称,三孩政策有利于大户型产品的释放,预计后期土地拍卖政策将逐渐向大产品靠近,“70/90”拍地政策或将成为过去式。

“70/90”政策源自建设部等九部委联合制定的《关于调整住房供应结构稳定住房价格的意见》,即新审批、新开工的商品住房建设,套型建筑面积90平方米以下住房面积所占比重必须达到开发建设总面积的70%以上。该政策自2006年6月1日开始实施,背景是中小户型供不应求,难以满足基本型的刚性需求。

政策实施两年后,呼吁修正的声音就不断出现,称从2008年开始,中小户型供不应求的矛盾已得到缓解,但改善性需求却得不到满足。有的购房者为了求得大户型,甚至不得不买两套中小户型然后打通。而在一些房价本就不高的三四线城市,大量的中小户型也成了鸡肋。

到了2014年,天津市国土房管局、市建委、市规划局等六部门联合发布最新救市政策,在确认全面取消限购、限外政策的同时,也在全国第一个明确表示取消“70/90”政策。2015年,国土部和住建部联合签发楼市新政,表态“优化住房供应套型,促进用地结构调整,在不改变用地性质和容积率等前提下,允许对不适应市场需求的住房户型做出调整,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住房需求”。

虽然这项颇具调控色彩的政策并未就此“寿终正寝”,在2016年初北京昌平南邵出让的两宗土地的挂牌文件中还出现过,但随着限价、限购等综合性调控手段不断出现,这项政策也逐渐淡出市场。二胎、三胎放开后日益增长的大户型改善型需求,或将正式将其终结。

学区房被倒逼改革

生育面前,衣食住行之外,教育的压力更甚。“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让生儿育女成了一场全程都要追赶的马拉松赛跑。遍地“鸡娃”的焦虑下,学区房成为为人父母的置业重压,也成为资本追逐的目标。

自去年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核心城市楼市率先复苏,学区房成为其中的“坚挺”力量,“学区房一夜之间涨40万”等声音不断,不断撩拨着家长们的焦虑情绪。三胎政策一旦落地,是否会引发新一轮学区房暴涨?

王小嫱认为,三孩政策或得不到全面响应,但三孩政策中关于子女配套扶持有利于提高国民的生育意愿,或能刺激一孩、二孩生育意愿的释放,进而激活改善性需求,因此也有利于加大某些城市具备优质学区的房屋价值。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也认为,扶持生育和养育的政策发布后,生育意愿有望提高,一二胎也有望增加,学区房的需求即会增加。一般能多生的家庭,经济条件相对也比较富裕,这部分人群是高档学区房的消费者,也是抬升学位房价格的主力人群。

“关键看改革力度和政策执行力度,如果教育投入和均等化策略能严格执行、持续执行,就有望让学位房降温。否则,随着生育扶持政策力度加大,一孩、二孩增加,必将带动公办学位的需求,如果公办学位供应不上来,公办学位的住房需求将增加、进而带动房价上涨。” 李宇嘉称。

但贝壳研究院广州分院院长李茂喆对时代财经称,三胎政策对学位房的刺激作用有限。一是大城市生育意愿并不高,二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防止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中介以及炒房者以‘学区房’的名义炒作房子的价格”,各城市在这方面的政策或针对性的降温措施应该会持续出,以让学位和住房脱钩。

去年以来,上海、深圳、北京、重庆、宁波等多地相继出手给学区房降温。宁波为热点学区的二手房设置了交易指导价,北京、上海则更有针对性地从教育资源入手,如北京城六区明确“六年一学位”、实施了“多校划片”等措施。上海不仅调整了高中招生录取制度,还要求确保全市每位中小学教师10年内有规定的流动记录,并设立了同学段学区、集团每年教师交流轮岗人数以及跨学段学区、集团每年教师交流轮岗人数比例指标。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李宇嘉称,“学位房已经到了不解决不行的时候,如果要提升生育意愿和生育率,就必须解决高房价,尤其是高价学位房的顽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