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

消费小高峰来了 1月CPI为何转负?

春节将近,食品、非食品消费价格均出现小幅上涨。2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1月全国CPI环比涨1.0%。其中,菜、肉、蛋等食品价格撬动食品烟酒价格整体上行;同期,国际石油价格连续上涨推动相关非食品消费价格居高不下。不过,在剔除食品及能源价格后,当月核心CPI同比涨幅首次转负至-0.3%。业内认为,这反映出当下居……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消费小高峰来了 1月CPI为何转负?,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消费小高峰来了 1月CPI为何转负?

春节将近,食品、非食品消费价格均出现小幅上涨。2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1月全国CPI环比涨1.0%。其中,菜、肉、蛋等食品价格撬动食品烟酒价格整体上行;同期,国际石油价格连续上涨推动相关非食品消费价格居高不下。不过,在剔除食品及能源价格后,当月核心CPI同比涨幅首次转负至-0.3%。业内认为,这反映出当下居民需求依然较弱。考虑到近期价格指数已在触顶回弹,而统计局也在进行五年基期转换与权重调整,当食品及能源对CPI影响减弱,CPI指数不排除再次落入负区间的可能。

菜价环比涨近两成

截至目前,CPI环比涨幅已连续2月保持上升趋势。从数据来看,食品烟酒类价格环比上涨2.8%,影响CPI上涨约0.80个百分点。其中,鲜菜价格涨幅最大,环比涨19.0%,涨幅扩大10.5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0.40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董莉娟认为,这是由于部分地区出现降温及雨雪天气影响,鲜菜生产储运成本增加所致。

以北京为例,据市农业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受周边城市最新发生的新冠疫情影响,全市菜、蛋等农产品进出京均出现暂时性不畅通,蔬菜和猪肉价格达到历史同期最高、鸡蛋价格经历“过山车”,“菜篮子”市场价格波动加大,总体呈现出量减价升的态势。

监测数据显示,今年1月,全市7大批发市场蔬菜平均价格为每公斤4.37元,环比涨幅达34.5%,逼近历史最高点。不过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也指出,从后期来看,蔬菜供应偏紧的局面在春节过后将有所缓解,2月份价格将环比下降,但同比仍将高于去年水平。

随菜价齐涨的还有蛋类、水产品,鲜果及粮食等商品价格。前述商品环比涨幅分别达到9.4%、3.3%、2.3%和0.3%,分别影响CPI上涨约0.06、0.06、0.04和0.01个百分点。

其他七大类价格环比六涨一降。其中,交通通信、其他用品及服务、教育文化娱乐价格分别上涨0.9%、0.5%和0.4%,生活用品及服务、居住、医疗保健价格分别上涨0.2%、0.1%和0.1%;衣着价格下降0.4%。

民生银行智库宏观团队认为,随着国际石油价格的连续上涨,国内成品油价格连续6次上涨,推动交通与居住大类中的能源相关价格上涨,同时也加大向下游传导的压力。使得包含食品及能源的整体CPI环比出现明显上涨。

猪价“小高峰”如期而至

由于传统春节假日临近,肉类市场需求上升,猪肉带动一众肉食品价格暂返历史高位。在CPI环比涨幅中,畜肉类价格上涨3.7%,影响CPI上涨约0.16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5.6%,影响CPI上涨约0.12个百分点。

商务部市场监测数据显示,在1月份的四周时间里,全国猪肉每公斤市场价格一度从46.77元涨至47.47元,而后触顶回落至45.8元。在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看来,春节是一年之中的消费最旺季,受之前南方制作腊肉和北方杀年猪影响,生猪市场总体还是处于高位震荡期,但由于由于临近春节了消费费高峰也即将过去,出现大幅上涨和大幅下跌的概率很小。

除市场需求等因素外,前期寒潮同样掣肘猪肉价格的上行。有养殖户表示,寒潮过境期间,冷空气入侵提高了生猪养殖成本,而时下正值“禁抗令”在全国落地初期。在摆脱饲用抗生素后,被抬高保健成本又进一步作用于生猪出栏价格。

同期,受节前消费需求增加、饲料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随猪价抬升的还有牛肉和羊肉的价格,涨幅分别达1.2%和2.7%。

不过,冯永辉也指出,北方杀年猪消费需求不及南方地区制作腊肉,而且整体持续时间也相对较短,尚未作用于终端猪肉消费市场中。预计春节之后,生猪价格也不会出现太大波动,基本保持平稳。

为保障春节期间猪肉供应,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已组织华商储备中心已于年内分9批投放中央储备冻猪肉,累计挂牌投放量达24万吨;此外,2月9日,农业农村部等八部门再发布《关于做好春节和全国“两会”期间农产品保供稳价工作的通知》,再次明确,各地要按照2021年生猪稳产保供承诺目标,加快恢复生猪产能,统筹抓好牛羊禽生产和水产养殖,引导养殖场(户)根据市场需求变化及时调整出栏出塘计划,切实保障春节和全国“两会”期间生产供给。

消费需求仍有提升空间

值得关注的是,即便春节前夕市场需求相对旺盛,但从CPI同比增速来看,内需仍有释放空间。据统计,在1月份0.3%的同比降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1.3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1.0个百分点,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下降0.3%。

“这是核心CPI有数据以来首次转负,反映居民消费需求依然偏弱。”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这与近期疫情多点散发有一定关联,使得接触型服务业增速较慢,如交通类增速持续为负,教育文化和娱乐类低增长;同时,与疫情冲击下居民收入增速放缓有关,如居住类和衣着类价格增速持续为负。

伍超明预测,2月CPI同比增长0.0%左右。其中,食品价格环比将有所回落。如根据农业部数据,截止到2月9日,28种重点监测蔬菜、7种重点监测水果、猪肉价格分别环比上涨3.6%、2.8%和-3.1%,均较1月出现明显下降;去年一季度猪肉平均批发价高达48元/公斤,高基数效应下猪肉价格高位震荡对CPI的拉动作用不强;受全球需求确定性复苏,国内局部疫情影响消退和去年非食品价格逐月下降等因素影响,非食品对CPI的拉动作用将有所提高;此外,2月CPI翘尾因素较1月回落0.8个百分点

不过,民生宏观团队认为,受多方面因素影响,CPI或将再次落入负区间。“本月CPI恰逢统计局进行五年基期转换与权重调整,由于过去5年食品价格涨幅明显,基期重设后其累计增量影响会削弱,加之居民消费菜篮子变化将使统计局调降食品比重,使得食品能源对CPI的影响下降。”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刘瀚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