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商机

国和投资程放:我亲历的浦东开发故事

编者按:10月28日,陆家嘴金融城组织开展“LuTalk陆家嘴大讲堂——纪念浦东新区开发开放30周年和中国资本市场30周年”系列活动。上海证券交易所首任总经理尉文渊、上海国和投资总裁程放首秀大讲堂第一期,亲述浦东开发开放30年、中国资本市场30年的那些标志性的事件和激动人心的时刻。以下内容系上海国和现代服务业股权投资管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国和投资程放:我亲历的浦东开发故事,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编者按:10月28日,陆家嘴金融城组织开展“LuTalk陆家嘴大讲堂——纪念浦东新区开发开放30周年和中国资本市场30周年”系列活动。上海证券交易所首任总经理尉文渊、上海国和投资总裁程放首秀大讲堂第一期,亲述浦东开发开放30年、中国资本市场30年的那些标志性的事件和激动人心的时刻。

国和投资程放:我亲历的浦东开发故事

以下内容系上海国和现代服务业股权投资管理公司总裁程放在10月28日的“LuTalk陆家嘴大讲堂——纪念浦东新区开发开放30周年和中国资本市场30周年”系列活动上的演讲

1993年1月1日,上海市政府宣布浦东新区管委会成立,并公布了浦东开发的宏伟蓝图和规划,拉开了浦东大规模开发开放的序幕。这一年,我正好研究生毕业,学的专业是城市与区域开发,当时浦东新区正向全国招聘机关干部,便和几位同学向管委会毛遂自荐,没想到我们几个最后都被录用了,成为了“八百壮士过浦江”的一员。从此,见证了浦东这二十多年来波澜壮阔的风云变化,见证了一场改革开放史诗般的伟大实践。

1993年,东方明珠刚刚开始建造最底下的一个球。东方明珠建成后,成为了世纪大道起点。这条大道由法国设计师设计,是浦东版的“香榭丽舍大街”,有如浦东乃至上海优美全景的“画轴”。沿线徐徐展开的是由一群全球最顶尖的设计师谋划的浦东天际线,是一场“一张蓝图干到底”的跨世纪规划。

我来到浦东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当时浦东的最高领导起草一封给世界五百强CEO的信,来推介浦东的开发开放,希望他们前来投资。这封信大约寄给了200多家当年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在信中,我们详细介绍了浦东的区位,国家给浦东的定位,未来的规划和投资政策。我还记得我们当时寄出信的地址,“烂泥渡路300号”,现在是小陆家嘴金茂大厦前的“陆家嘴环路”。说实在的,当年我们收到的回信不到十封,当然我们也无从知道他们有没有都收到我们的来信。但是从烂泥渡路开始,浦东一直持续地保持着和跨国公司的对话。到了1999年9月第五届《财富》全球论坛在上海浦东召开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当年寄信的很多CEO都来了。现在世界500强企业中已经有340多家集聚在浦东,累计实到外资超过千亿美元。

为了吸引全世界的目光,浦东开发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念---就是和世界对话,而规划是浦东与世界对话最好的脚本。按照国家的战略定位,浦东邀请了世界五大洲最优秀的规划设计师进行规划比选,借鉴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规划思想,规划方案定下来后,气势非常宏大,专门做成了模型,把一个伟大城市的轮廓展现在世人眼前。我们信心满满地、充满激情地一遍又一遍地向一批批海内外的客人介绍浦东的规划。这里是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未来这里将有三座世界最高的大楼;这里是金桥出口加工区,先进的制造业将会在这里集聚;这里是外高桥保税区,境内关外,“不是出国,胜似出国”;这里是张江高科技园区,上海未来的硅谷;这里是浦东国际机场的的选址,未来的年旅客吞吐量将达到8000万人次。当时我印象很深刻的还有三个大项目,一个是大型主题乐园的选址,一个是世博会选址,还有奥运会的选址。我想那时候领导和规划设计师都觉得,国际化的大都市大型主题乐园不能缺席,世博会不能缺席,奥运会不能缺席。所谓“一张蓝图干到底”,从一开始浦东是这么介绍的,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如今一一得到了印证。

在浦东,我见证了三座摩天大楼的崛起。我参与了1993年金茂大厦的地块动迁,那时候动迁成本比较低,居民做了巨大的贡献。这座88层的高楼在1998年建成时,总面积达30万平方米,一下子就超过了对面外滩所有“万国建筑博览”楼宇面积的总和;见证了环球金融中心在1998年打桩完工后,因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而多次停工,直到2008年建成,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持续十年的坚持和努力;也看到了2008年到2016年632米高的上海中心的从筹备建设到拔地而起,这座世界第二、中国第一高楼,成为了上海的新地标。

在浦东,我见证了外高桥从保税区到自贸区的转型,在外高桥工作的八年间,外高桥从一片芦苇荡到万商云集。目前自贸区有两万家企业、千亿规模的产业群,进出口贸易额占全国所有自贸区的半壁江山。

在浦东,我见证了浦东国际机场从纸上的规划到目前五条跑道上每年50万架次飞机的起降,没有人再怀疑年8000万人次的规划吞吐量。浦东国际机场从1986年开始规划,到1999年9月第一条跑道建成经历了十几个春秋。

在浦东,我见证了上海世博会的成功举办, 历时六个月,200多个国家场馆和企业主题馆,7000万的参观人次,盛况空前。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不再是一句口号,它落实到了上海城市建设的方方面面。

在浦东,我见证了大型主题乐园的建成。说实话,迪士尼的落户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恋爱,过程漫长而艰辛。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最大的中外合作现代服务业项目,我们从1990年开始和美方接触,直到2016年正式开园,我有幸参与了从前期谈判到乐园建成开园的全过程。我是迪士尼谈判商务组组长。我还记得在谈判最陷入僵局的时候,是世博会的成功举办给了美方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上海和浦东用实际行动和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市场机会不断增加对方的信心:按照迪士尼的正常运作,一旦上海迪士尼乐园建成,光长三角直接的客源将在7000万人左右,潜在的市场将是3亿人,这是之前其他的迪士尼,即使是东京迪士尼乐园,都不曾有过的市场规模。他们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谈判的进程,并且追加了投资。

2010年11月5日,也就是世博会闭幕还不到一个星期,总投资55亿美元的上海迪士尼项目成功签约。经过六年两千多天的建设,我们把迪士尼这棵大树种在了上海的土地上。在上海迪士尼,你可以看到迪士尼风格和中国元素相结合,国际高标准和本土最佳实践相结合,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看似娱乐的文化项目,成为了中外文化互鉴合作的标杆。

关于主题乐园这里还有一段插曲。在2001年启动大型主题乐园项目前期谈判的时候,上海的策略是迪士尼和环球影城两个项目一起谈,谁条件成熟谁先落地。作为世界级城市,上海可以像洛杉矶一样拥有迪士尼和环球影城两个大型主题乐园。当时环球影城的选址是现在的前滩地区,原来是三林楔形绿地。由于规划是楔形绿地,这里成了浦东开发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不能办企业、不能搞建设,典型的脏、乱、差的城中村。由于环球影城的选址,规划调整为综合用地,同时引入三条地铁线,并很快完成了动拆迁。我是这块土地开发的第一任总经理,我记得当时的动迁成本大约每亩70到80万。由于种种原因,现在环球影城落户到了北京通州,而这块2.8平方公里的土地成了现在的前滩国际商务区,总建筑面积达350万平方米,现在的地价应该在每亩几千万元,为浦东再造了一个小陆家嘴。可以说,所有为城市的成长所付出的努力,都会有回报。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失败,只有成功以及为成功所作的铺垫。

现在,我在上海国和投资担任总裁。上海国和投资聚焦于现代服务业,这和我曾经参与迪士尼项目的经历是一脉相承的。我们希望通过金融服务、股权投资,为国家经济转型、科技创新、产业升级贡献资本力量。

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什么力量,在不断地快速推动浦东的成长?从我的亲身体会来说,首先是人才的力量。这里汇集了国内外最优秀的人才,利用了全世界的智慧在做浦东开发开放这场世纪大规划。其次是资本的力量。浦东四大开发公司早早就搭上了资本市场的顺风车,浦东通过土地批租的形式、基础设施的BOT模式、以及一系列的资本运作,有了得以蓬勃发展的血液。所谓粮草先行,几万亿的投资在浦东汇集,让浦东在短时间内成为了财富高地、价值高地。当然还有开放的力量、合作的力量。全方面的开放,让浦东成为了世界进入中国的一个入口,国内外的人才和资本在这里聚集在一起。在浦东,我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的“中国第一”。第一家外资保险公司——美国友邦保险公司、第一家中外合资大型商业零售企业——第一八佰伴、第一家外资参股银行、第一家中外合资基金、第一家中外合资展览中心,……开放与合作成了浦东开发的主旋律。

前面讲到浦东要和世界对话,这些年来,我理解浦东与世界的对话有三个境界:第一个十年,是“不求所有,但求所在”。我们不要求所有的都是上海企业、浦东企业,只是希望企业能落户到浦东,来这边建厂造楼。第二个十年,是“不求所在,但求所留”。特别是08世界金融危机后,浦东的很多工厂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比如外高桥的IBM、因特尔、飞利浦、惠普,因为成本原因纷纷把工厂迁往内陆。然而这些巨头的运营总部、营销总部还是保留在了外高桥。第三个十年,是“不求所留,但求所流”。我们希望全球的资金流、人才流、信息流汇聚在浦东这个大平台上,浦东成为全球人才、资本、技术的高地,起到更大的集聚、辐射和带动作用。

我还看到坚持的力量。城市其实跟人一样,每一座建筑,每一条道路,每一片公园,都是有其生命的,他们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甚至从丑小鸭成长为天鹅。“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果说一个人的成长需要经历一万个小时的训练,那么一个城市的成长也许需要经历一万天的坚持。“抓紧浦东开发,不要动摇,一直到建成,”小平同志这么说。一张蓝图干到底,咬定目前不放松,是坚持的力量,让浦东攻克了一个个难关,看准了、做对了一件件事。

“开发浦东、振兴上海、服务全国、面向世界”,浦东的开发开放作为一项国家战略,我看到了国家对这片土地开发开放的信心。有了信心也就有了干劲,就有了“众志成城”的力量。“五加二、白加黑”,“星期六保证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证”,浦东就是这样干出来的。如今,世博会已经成功举办,大型主题公园也已盛大开园,我相信,未来一定有一天奥运会也会在上海成功举办。

“人们为了生活而来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好而留在城市”,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如此描述城市。其中关键,正在于何为“生活得更好”。城市生机勃勃,予人无限可能。从经济学上看,这是“集聚效应”产生的强大向心力。

我想,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选择一个城市,就如同选择一段婚姻。基于信任、基于了解,爱上一个城市;基于付出,基于憧憬,基于责任,我们踏入婚姻。我所亲历的浦东开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作为千千万万参与浦东开发的一员,我把最宝贵的年华献给了这片土地,这片土地也给了我安身立命的资本和坚定前行的信心。

选择一个城市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是非常关键的,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讲,城市既是我们物质的家园,也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如果能把自己的理想和城市的愿景相融合,今天,我们能在这个城市里创造自己的价值,明天,我们也一定能为城市的未来创造新的奇迹。

这就是我跟浦东开发的故事,这就是我亲历了浦东开发。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