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陈思诚执导的《唐人街探案3》在中国内地上映11天,票房已突破40亿元,也成为中国影史最快破40亿票房的影片。《唐探》系列起源与曼谷,第二部来到纽约,第三部则来到中国近邻日本的首都东京。影片里也出现不少日本演员“熟脸”,如妻夫木聪、长泽雅美、浅野忠信、三浦友和、铃木保奈美、染谷将太等,他们不仅是日本的重量级演员,在中国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陈思诚执导的《唐人街探案3》在中国内地上映11天,票房已突破40亿元,也成为中国影史最快破40亿票房的影片。

《唐探》系列起源与曼谷,第二部来到纽约,第三部则来到中国近邻日本的首都东京。影片里也出现不少日本演员“熟脸”,如妻夫木聪、长泽雅美、浅野忠信、三浦友和、铃木保奈美、染谷将太等,他们不仅是日本的重量级演员,在中国也都具有颇高的知名度。

《唐探3》作为“走出国门”拍摄的中国大制作电影,在日本取景时有哪些幕后故事?豪华阵容的日本演员如何敲定?日本的电影业同行们,在与《唐探3》这样的超大规模剧组合作后,又有哪些感触?中日两国的电影交流会走向何方?近日,我们采访了《唐探3》的日方制片人古泽佳宽,听他解析如上问题。古泽在采访中屡次表达出对中国剧组“大手笔”的惊叹,“造一个涩谷布景的费用我们都能拍一部电影了,真的花了很多钱”、“那已经是日本最大的拍摄电影的摄影棚了,但考察时中国制作方还是觉得太小”、“……这样的拍摄一般不太可能发生”。但同时,古泽也坦言,《唐探3》破天荒地“再造”涩谷十字路口,此举也会为日本影视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而那个布景则是“划时代的产物”。

古泽也对陈思诚导演的初衷——即拍摄一部描写亚洲各国友情的系列作品,表示认同。并钦佩陈思诚可以将这个泰国起源的想法,逐步实践到如今的地步。

更多内容,来看文字记录:

“从零开始进行创作,某种意义来说更自由了”

Q:当时为何选择从东宝独立出来?

2016年我和制片人川村元气一起拍摄了《你的名字。》,首次站在了创作者的位置上,于是就想办一个以企画为主的公司,然后跟东宝的社长讨论了这件事,那是2017年的夏天左右。社长很支持我们,所以我们就成立了公司,到现在已经三年了。

Q:独立之后,相较之前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和川村的所属部门有点不同,他是电影企画部,主管东宝300多院线的主流电影,我的话以动画系列为主还有一些小规模上映的作品。因为东宝是很大的企业,会比较注重利益,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创作者来说,无法接受的案列肯定也是会有的。我们独立以后,虽然还是要考虑回报率,但是可以由我们自己定一些规则,从零开始进行创作,某种意义来说更自由了。在东宝的时候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担当,特别是和海外的共同合作,还是要通过国际部还有其他一些部门一起行动,但是我们自己作为一个公司的话,和海外合作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现在的话可以不管国内还是国外,更自由的无国界化的进行策划。

Q:所以在上海建立了分公司吧?

去年在上海建立了分公司。当然日本国内的工作也很重要,但现在有近一半的工作是来自海外的,所以我们想成为一家不分国内外,以世界为目标的制片公司。

Q:之前就考虑过和海外进行合作吧?

日本的电影市场换算成票房收入来说的话大概2000亿左右的规模,当然因为新冠现在市场很低迷,虽然原来的话是可以排名世界第三的市场规模,但是光靠日本国内的投资能拍摄的作品规模很有限。当我们看到自己的动画作品以惊人的速度在全世界大受欢迎后,让我们意识到不能只想着日本国内观众群,现在日本也是老龄化社会,之后只会更严重,所以面向年轻观众也可以说是面向世界,这点是很重要的。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造一个涩谷布景的费用我们都能拍一部电影了”

Q:最早是什么时候接触《唐人街探案》系列的?

我第二部是在飞机上看的,然后听说要合作再回去看的第一部。因为都在中国开分公司了,所以我们肯定也要多看一些中国电影。在看这部作品的时候,觉得他是既是一部侦探作品,又是一部娱乐大片,是很有趣的设定。

Q:参与本次《唐人街探案3》的背景?

在我们公司成立后大概几个月左右听说有一部中国的大投资电影要在日本拍摄,准备在日本找制作、摄影、剪辑等的合作方。然后因为川村本来就有拍真人片,他们就打听了我们公司还有风评什么的,然后制片人来找了我们。

日本和中国的文化和想法真的有很多不同。总之一开始有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会来拍摄,不管是拍摄规模还是对选角的印象,刚听说的时候,真的怀疑能不能完成,特别是最后要再造一个涩谷十字路口的布景。在日本国内的拍摄部分一直没能拿到许可,进行的很艰难,第二部中在纽约拍摄了很大的场面,导演也很清楚自己要拍什么样的东西,但是在日本的话这很困难,我也直接把我的想法传达给了对方,那时剧本还没完成,剧本完成后我仔细阅读后给出了一些意见,当然万达应该还联系了其他公司,最后可能觉得我们能迅速的完成选角等任务而达成了这次合作。

Q:您刚才也提到了涩谷十字路口的布景,如今这个布景非常具有话题性!

好莱坞电影也有想拍涩谷十字路口的作品,但是许可一直没下来。而这次《唐人街探案3》想把那边的路全封锁,从巴士上撒钱……我一开始就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想要这么拍的话,真的只能再造一个了,对方回应那就造一个吧,真的从预算来讲也是。在日本,作为一直参与东宝电影制作的我们看来,造一个涩谷布景的费用我们都能拍一部电影了,真的花了很多钱。当然我们能理解毕竟是在中国很卖座的系列,但完全没想过会花这么多钱,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Q:搭建涩谷十字路口的布景应该花了不少时间吧?

是的,Dragonfly和美术的Nouvelle Vague在找地方的时候,说栃木县足利市的政府非常支持,所以就选了那里。但直到最后都让我很不安,他们真的会造一个吗。之后造布景的过程,也不能说是很顺利,因为拍摄场景的规模太大了。像日本的东宝摄影棚里最大的8号和9号摄影棚如果同时使用,那已经是日本最大的拍摄电影的摄影棚了,但考察时中国制作方还是觉得太小,最后还是在北京郊外建了布景进行了部分拍摄。总之导演有很多脱离日本拍摄常识的要求和想法,让我们非常震惊。

Q:群众演员也找了很多吧?

非常多!为了更真实的展现涩谷十字路口的场景,再加上从东京运了大量器材和群众演员到足利,这样的拍摄一般不太可能发生。所以,整个拍摄现场,制作公司Dragonfly都安排了对应能力最强的工作人员,包括副导演的团队,刚开始日本的团队和中国团队的工作分配一开始很模糊,但开始以后大家都慢慢的互相理解,当然也会有些冲突。因为是长时间的拍摄,大概拍了三个多月,最后大家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Q:整个布景拍摄,包括准备阶段,应该花了不少时间吧?

包括准备的话大概在那里拍了一周左右,如果要算真正的拍摄时间大概3到4天吧。这个涩谷十字路口布景的建立,可以说对今后的日本影视业会带去非常大的影响。虽然最后布景的部分预算是网飞的《今际之国的闯关者》团队出的,之后因为新冠疫情的缘故,《唐人街探案3》延期公映,所以《今际之国的闯关者》反而在《唐人街探案3》上映前先上线网飞了。但其实最初决定造这个布景的是《唐探3》剧组,要是没有这部作品的话,那样的镜头是无法完成的,这个布景真的是划时代的产物。

Q:听说在秋叶原也进行了大规模的封路拍摄?

是在凌晨拍摄的,导演的话希望把路都封了,但困难重重。是在和警察局超艰难的交涉之后,总算答应想办法封锁两条车道,这已经是极限了,而且时间也有很大的限制。日本警察的话让你在这个时间结束,你就必须全部撤离,我们必须从“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开始,向中国团队说明问题,中国团队会觉得稍微超一点没关系,但是我们只能说坚决不行,这个不仅仅是在秋叶原,其他道路也是这样的,在其他地方被警察带走的制片人也有,因为日方团队是知道规矩的,所以会告知大家都尽量遵守,进行最大限度的拍摄。我们也严肃指出了,要是半开玩笑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就后悔莫及了。所以我只有和对方制片人吵架的印象,都不记得被说了多少次“你怎么就不懂呢”。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协调各方的平衡是我们的主要任务”

Q:影片中邀请到那么多日本著名演员参加,这在中国也掀起了很大的话题。

是的,这么人气的系列作品,而且大部分都在日本拍摄,我们双方都希望能有足够代表日本的演员可以参演,特别是导演的话已经有中意的演员,但是发邀请的话基本都要到快拍摄了,而且还要有让对方读剧本了解角色的时间。所以在发邀请时,我们就已经向对方介绍了大概的故事经过和角色的重要性。而且有的是一直都没有参演过中国电影的演员,当然邀请肯定是有过的。这些演员都是那种,要演的话一定会尽全力去演的类型,所以能在那么紧的时间安排里来参与这部作品,我们也很感谢他们。

Q:特别是长泽雅美的出演,真的在中国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她真的很忙,当时已经决定了出演3部电影。不过这次因为在日本拍摄,所以还有可能调整,如果在中国拍摄的话肯定更困难。川村也一直有和长泽桑合作,或许我们都是东宝出身的关系,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便利之处,但对方也是很担心这部作品是不是真的会拍摄,因为太突然了。迄今为止也有很多把时间空出来后,结果电影不拍了这样的事情,尤其海外企画有很多。但这么人气的系列作品,而且已经决定在2020年春节档上映,不管是制片方还是导演都希望能在10月左右结束拍摄,所以为了能完成拍摄,希望长泽桑能把那段时间的档期空出来,导演也非常希望长泽桑能够出演,我们也把这件事传达给了对方,长泽桑本人的意见是很重要的,大家都很努力的进行洽谈,最后对方终于同意出演,真的太好了。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有一台摄像机整个日本一台都没有”

Q:电影拍摄完成后,您如何看待陈思诚导演的片场指挥?

陈导演自始至终都是想拍摄一个描写亚洲各国友情的系列作品,所以才取了这个片名。亚洲各国的侦探互相帮助来破案,而且选在日本的盂兰盆节时期大家一起破案,对于想描写友情这件事我们是很有共感的。具体的演出计划,娱乐片的爆发性和趣味性都很足,能量也很大,虽然我们被折腾得不轻,当然演员也很辛苦,因为表演要求非常详细,陈导演自己也是在不停地修改剧本。听说陈导这个解决在全世界各国的中国城发生的案件的点子是在泰国想到的,他能够把这个想法实践到这个地步真的很有趣也很厉害。

Q:这次拍摄还全程使用了IMAX摄影机吧?

带来的器材几乎都是日本没有的,特别是有一台摄像机整个日本一台都没有,很多都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日本电影的话虽然也很有历史,但是会考虑观众数来决定预算等,中国电影的话,更接近好莱坞制片,规模都很大。其实我们也很想尝试这类新技术的拍摄,但基本不可能实现,这次因为《唐人街探案3》是国民级人气系列作品,才让我们挑战了最新的技术。

日本制片谈唐探3涩谷布景:费用够我们拍部电影了

“我们认为只要故事好,某种意义来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

Q:拍完本片之后,如何看待今后的“中日合拍”?

中国和日本的话,观众的需求,特别是笑点,在想剧本的时候,这个最根本的地方其实是有很大差别的,一定要有侧重点。像《唐人街探案》系列的话,剧本和制作都是中国方,场景是在日本,演员也有日本演员,所以在这两方面日方的团队参与其中,一起完成拍摄。完全对半分,各自找赞助的话,很难决定侧重哪边,当然能够在两国同时大卖是最终目标,但是这并不简单,首先先注重一方的观众层,在这方面《唐探》很明确,就是在中国春节期间面向全国的《唐人街探案》粉丝,然后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各个团队再参与其中,这点很好。如果剧本采取双方的意见的话,只会出现两边不讨好的作品,这也要修改那也要修改,所以我们也通过几部合拍作品感受到,创造者一开始就决定目标观众群是非常重要的。

Q:通过这次合拍,今后STORY在制作方面会有怎样的目标?

比如说《你的名字。》这部动画片,本来是针对日本观众制作的,在日本大卖之后在中国上映也有很好的票房,对于我们来说既领略到了中国电影市场的规模之大,也了解了这类作品中国观众是可以接受的,不断的了解观众需求的同时,我们也在不断的探索新的方向。但是针对中国观众群的作品由我们日方来拍摄,通过很多经历我们也觉得是很困难的。像好莱坞电影一样全世界都能接受的作品,那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以这个为目标把好的故事作为基础拍成映像的话,我觉得总有一天是能够实现的,到那时候,无论是合拍还是单独制作我认为是不会影响到作品本身的,因为创造者有很明确的目标,这方面有发言权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我们在中国成立了分公司,参与了《唐人街探案3》的制作,也合作过一些其他作品,在中日两国同时大卖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目标。我们知道这很难,同时也在不断思考如何才能做到,我们觉得先把这个目的放在一边,专心于拍摄好的作品这件事是很重要的,映像的话是很大的产业链,投资也很大,比如说在中国拍电影的话,我们在中国成立公司是2017年,当时科幻题材没人看,但如今却发生了巨变,《流浪地球》成为了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三的作品。这或许是因为中国的电影市场还不成熟,观众想看没看过的东西,但是没拍过的东西又没人投资,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我觉得这很有趣。我们公司就是注重故事,所以才取了“STORY”这个公司名,我们认为只要故事好,某种意义来说是可以跨越国界的。

Q:你们已经在动画领域进行了很多尝试与挑战。

当然我们是想拍真人电影的,但是的确动画片更容易走向世界,特别是日本动画片在北美很受欢迎,手绘动画也在世界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从这方面来说动画片在中国,或者北美大卖的可能性更大。这次在参与《唐人街探案3》的拍摄是我感受到,在拍真人电影的拍摄技术等方面,中国可以说已经超越日本了,动画方面日本还有一技之长,有不少领先的地方。真人电影的话中国已经有很强的能力了,如果能将中日双方的长处相结合,他们还能拍出更好的作品。

Q:亚洲电影如今在世界上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您如何看待如今的日本真人电影?

作为日本电影人,我对《寄生虫》的成功我们当然很高兴,但同时我们也觉得很不甘,从历史上来说,日本电影从很早就受到了世界的好评。但是最近的话,比起题材的多样性,大家更注重票房,都遵照着卖座作品的样板按部就班,题材也很有限,都是简单易懂的量产片,我之前所在的东宝就是主要拍摄这类电影的。纵观日本电影市场的占有率,日本电影甚至还领先以好莱坞为首的海外电影,其他国家可能很难做到这点。

现在创造者自由发挥的机会,特别是年轻导演的机遇,与以前相比少了很多,因为需求也少了。但最近日本国内的流媒体逐渐扩大,全世界都开始能接触到日本的作品,这一两年真的有很多企画预算在进行。网飞当然如此,很多老牌电影公司的企画也不得不顺应时代潮流,这个变革,再结合在新冠期间在流媒体看电影的观众数飞涨,让我们觉得前景还是很乐观的。当然,我们依然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在电影院观看电影,但流媒体的扩大,也给观众增添了更多的选择,进一步加强了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我觉得这是时代的进步,电影院和流媒体不应该长期处于竞争关系。流媒体其实给我们创作者也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无论是拍摄的形式,还是投放的平台,机会比以前更多了,我觉得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整个映像事业的大环境都会处于一个良好的状态。

“我们制片方就是尽量努力保证导演的自由度”

Q:接下来想请问古泽先生为何会进入电影界?

我2000年进的东宝,川村是2001年进的,差不多20年前,当时还没有什么大型院线。我的父亲也从事电影行业,在海外电影公司20世纪福克斯工作,做过《泰坦尼克号》等作品的宣传,所以我从小就很喜欢电影,学生时代还在电影院打过工,几乎每天看电影。进公司后,在电影院当值过,也推销过录像带,自然而然的就做了现在的工作,刚开始做过海外电影的买手,然后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创造者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着无限的可能性,特别是在制作动画片方面我参与了很多。

我的话不像川村那样特别想做企画,只是在摸索能够发挥自己能力的工作。因为制片有很多类型,创作方是从零开始构建一个小世界的,而我现在是一半制片一半创作,就是会考虑收益的创造者,STORY有两个老板,是分工不同的两个制片,以此来保持平衡,也保证了出品作品的多样性。因为至今的工作经历,造就了我现在对海外独有的看法,有很多方式进入电影制片行业,想要成为制片的人,最好尽早接触电影映像等,但并不是不会制作就做不了,以这为目标不断努力非常重要。

Q:可以谈谈您和新海诚导演的关系吗?《言叶之庭》就是您一手策划的吧?

我2012年成为东宝动画部门部长,在谈论想和代表日本的动画导演合作时,当然和宫崎骏导演一直都有合作,在考虑下一世代时,我们就想到新海导演,但是东宝的话主要制作在大型院线上映的主流作品,而他一直在自主制作作品,规模比较小。但我觉得他还是有希望的,所以就去接触他们。在2012年初,我带着另外一位制片去了老板川口桑那里,具体谈到想合作的时候,他们正好在制作《言叶之庭》,但还没有决定怎么发布。而东宝有一个映像事业部,那里主要以20馆小规模公映作品为主,我为他们牵了线,约定了下次一起合作一部大作品。川村的话,在之前《追逐繁星的孩子》是有去见过他们,那时他们拒绝了和我们合作,从那时起多少有了些隔阂。合作《言叶之庭》后,CoMix Wave Films还有导演都对我们有了很大的改观,积极的与我们讨论下次合作,那时我和川村一起和新海导演洽谈,才构筑了《你的名字。》的基础。

Q:随后《你的名字。》创造了当时的票房奇迹!

之前从来没有大卖的实感,是东宝自社制作作品中的历史最高票房了,真的像做梦一样,但是这样的票房在去年,被《剧场版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轻轻松松就超过了。让我感受到了新事物的威胁,也意识到成功也是会被超越的,让我更有努力的动力了。

《你的名字。》的成功后,我觉得我们制片反而没有太大的压力,变得更加自由了,某种意义来说可以任性一下,大家都会尽力配合,导演也说,如果《你的名字。》和《天气之子》换一换的话,可能就不会拍《天气之子》了,因为有了第一部作品的成功,才能试着挑战更有深意的作品,而且导演想带给大家没有看过的事物,保证三年有一部作品,这真的是很罕见的才能,坚持自己原创作品的那股信念,我非常钦佩。很多导演在中途就会放弃,但导演一直都坚持着,并不断的进行创作,真的非常厉害的,我们制片方就是尽量努力保证导演的自由度。

Q:最后想请您谈谈过去的2020年,以及对今后2021的整体展望。

我们在《剧场版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公映前预测它的票房大概在100亿日元左右,没想到先超越了《天气之子》,又超越了《你的名字。》。包括制片的所有人都很惊讶。当然,我们也不能输给他们,对我个人来说是很好的刺激,这种可能性在映像世界里是存在的。当观众层的需求和时代的走向一致时,所拥有的破坏力、影响力,是可以改变一切的。我希望这样的作品希望在我现在的企画中里也能够出现。但电影的世界真的很难说,两三年的企画或许瞬间就成泡影。所以我们只能不断地锻炼自己的敏感度,把握住大家所感受到的世界,创作顺应时代的作品。实际上我们现在也有这样的企画,只要有一部能够改变世界就很好了,我们以这个为目标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