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乐夏2”中被淘汰 HAYA乐团:只是一段旅程

在一些小众歌手的粉丝群体里,一直有这样的矛盾:想让自己的偶像“出圈”被更多的人看到,却又担心太多的关注引来不必要的“麻烦”,HAYA乐团的粉丝大概率会有这样的感叹。尤其是在《我是歌手》《乐队的夏天2》等HAYA参与的综艺播出之后,这支带有强烈民族色彩的“世界音乐”乐团,成为这方舞台独树一帜的存在。近日,HAYA乐团“迁……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乐夏2”中被淘汰 HAYA乐团:只是一段旅程,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乐夏2”中被淘汰 HAYA乐团:只是一段旅程

在一些小众歌手的粉丝群体里,一直有这样的矛盾:想让自己的偶像“出圈”被更多的人看到,却又担心太多的关注引来不必要的“ 麻 烦 ”,HAYA乐团的粉丝大概率会有这样的感叹。尤其是在《我是歌手》《乐队的夏天2》等 HAYA参与的综艺播出之后,这支带有强烈民族色彩的“世界音乐”乐团,成为这方舞台独树一帜的存在。

近日 ,HAYA乐团“迁徙”来蓉。在演出前,乐团成员接受了封面新闻采访,也回应了作为“世界乐团”参加《乐队的夏天2》被淘汰的争议。

尝试不曾涉猎乐曲

打开一片新天地

HAYA乐团最早于2006年正式成立,乐队成员包括:马头琴手全胜、主唱黛青塔娜、吉他手希博、打击乐宝音、贝司Ecri、冬不拉手穆热阿勒。一如他们多元的音乐风格,几名乐团成员的民族和身份国籍也非常“混搭”和国际化:包含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锡伯族以及法国等不同背景文化。HAYA的音乐风格是有蒙古族音乐元素基因、以民族音乐为基础的世界音乐。

但他们并不想被贴上刻板教条、一成不变的标签。主唱黛青塔娜说,正如HAYA这个词本身代表的文本含义,意味着更多的可能和自由,这种开放性不但体现在他们的创作主题上,也体现在他们的演奏形式上。

所以,当HAYA乐团出现在“乐夏2”舞台上时,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当中。“一开始,我和塔娜并没有太多关注这个节目,只专注于自己的音乐范围。”谈及参与这档综艺节目的初衷时,全胜坦言,对《乐队的夏天》并不了解,他和塔娜甚至一度以为,这是属于摇滚乐团的世界。

“《乐队的夏天》对我们而言的一个挑战是,我们是其中唯一的音乐类型,没有归属感。我们对待舞台的状态,也和别人不太一样。我曾有过担心,在观众心里,乐夏会不会就是摇滚的夏天?”黛青塔娜坦言。直到节目组向他们展现出包容所有音乐类型的诚意,他们终于放下顾虑。更因为走上这个舞台,尝试了曾经不曾涉猎的乐曲,打开了一片全新天地。比如说那首改编自王嘉尔的《Papillon》,在原本嘻哈的曲风里,融入充满异域风情的音乐元素,让新乐迷了解到世界音乐,也让老乐迷耳目一新。

虽然之前也担任过《我是歌手》的首发歌手,但是“乐夏2”的经历却是他们最为难忘的。“看到和我们不一样的音乐和朋友,每天都会非常尽兴,像一个旅程,一辆大篷车上每天都发生着故事。”黛青塔娜透露,通过节目交了很多朋友。“我在看一个乐队表演的时候,我知道他们最喜欢的是自己,最珍爱的是自己的音乐,就像我们一样,投入在自己的梦里。我在每个乐队身上都看到了闪光的时刻。那一刻都是我最喜欢的。”

想学习四川民族文化

接触多元的音乐

看过“乐夏2”的朋友会发觉,在其他乐队表演时,黛青塔娜是最容易掉泪的那一位。“我非常敏感,我没有很高的挑剔,音乐不一定无懈可击才动人,我很容易被音乐带入。”至于演唱自己的歌曲时,会不会也容易掉泪?“不会,那太神经质了,太自恋了。但是像《迁徙》,像《寂静的天空》这样的音乐,尤其是《迁徙》,我投入的时候是容易哭的。”黛青塔娜笑着告诉记者。

第一次为《迁徙》写注解时,黛青塔娜曾写下这样的文字:“候鸟迁徙,为了生命的呼吸,候鸟迁徙,为了生命的延续,牧人迁徙,为了天地的生生不息。我们迁徙要向着何方?当山崩裂出疼痛的伤口,大地露出他黑色的血液,这凝固的土地刺痛了双脚。是什么唤醒了我们的力量?是什么让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满足?”她和HAYA乐团的认知中,这片土地是富饶的,文化是多元的。“可是人们能够接触到的非常有限。让更多的人接触多元的音乐,不只是我们的工作,这是更多人要一起做更好的事。”

比如有一次她去红原,路上经过羌族人的山谷时,就觉得很熟悉、亲切。她认为四川有很丰富的民族文化,她十分想了解学习。

历经“乐夏2”中密集的赛制挑战和疫情期间的“闭关修炼”,黛青塔娜笑言,这一切都超出她的预期。“我对音乐的向往一直在不断实现。”

封面新闻记者 徐语杨

热门文章HOT NEWS